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触不到的恋人(篇二)

篇二

  陈深总疑心唐山海才是个麻雀。胃口这么点大!

他视线盯归人手中面碗,忍不住开始质疑自己的厨艺。唐山海不过挑着吃了几口面,那面香,带着小麦味,色泽也润,油花子浮在汤碗托着葱花。

  可唐山海不喜欢大清早食油腻,可以说是滴油不沾。他抬眼无辜的望了陈深,用帕子擦干嘴角。陈深也望着他,手中的面碗。

  唐山海绷不住了,抿了抿唇又拣起了筷子,挑了一口面漫不经心的嚼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是?他吃的动作极优雅,这也就导致了速度很慢,且越来越慢,面上还吃出一身汗,陈深几口吃完端着碗准备去厨房,他实在是等不下唐山海的速度了!

当他路过唐山海身旁时见着人一直未上桌的左手死死捂着腹部,细看那神色才窥探出分惨白,陈深脑子转了转,猛然想起上次去找徐碧城时看见桌上的胃药,当时还在想这人什么时候染上胃病了,感情这…是唐山海的啊!

陈深手疾眼快的一把攥着唐山海的手腕,极其轻松的就把人制住了。他低下腰望着人,近的能看清人鼻尖痣,还有薄汗。唐山海噙着牙花子看着人,手下力道重了重捂的更紧。大眼瞪小眼,两人对看了几秒钟,陈深认栽一样叹了口气松了手。

“得得得,唐队长你对行了吧!我给你倒点水,出去给你买药?”

  陈深心中有过片刻悸动,有人说过,不要和个心性坚定的人对视超过三秒,会被吸进去。唐山海眼里有辰星,又什么都没有。唐山海的手薄凉,没有温度,但他生动的神情总容易让人忘了他已经是个死人。

唐山海扯了扯嘴角,笑道:“没事。明天还是我伺候陈队长早饭算了,大清早吃油腻本就不好。”

陈深暗自嘟囔了句,哪能谁都像你一样讲究!

陈深一背身去给唐山海倒水,唐山海紧压的手松懈力道随即面部也松弛下来。他是有胃病,但可不是三月娇花,他的视线飘到不远处忙着的人,暗自审度着。

  他和陈深的交锋一向不多,只能粗略了解这人是麻雀,是徐碧城的心上人。念及徐碧城,他的心有过一瞬沉寂。这是他除家人外唯一放在心上的人,是他的同行者,让他在寒风中减免一丝孤寂感。他的喜欢不能算是纯粹的,但也确实真真正正的存在,若是在和平年代,他怕是就不会喜欢上了。

唐山海在试探陈深的脾气,逐步渐进的摸索他的底线,他要确保这人的可合作性。第一,陈深极会压制情绪,他刚才面对自己算得上失礼的举动,眉头都没皱一下。第二,他的敏锐度很高,不过是简单的路过一个人,他就能透过细微动作发现异样。第三,他带着共产党人士特有的纯良,一个恰到好处的,平于众生的善心。

他正了正领子,跟着陈深出了门去行动处,那扇大门紧闭着,在被推开的那瞬,唐山海的反击就已经开始了。

评论 ( 8 )
热度 ( 67 )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