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随笔

陈深:

>>>>我喜欢过一个人

他爱梳油背头,深褐色的发一丝不苟,柔顺贴附归拢后脑,剑眉聚着一腔正气,气宇轩昂。眼睛不大,很亮,狭长似午夜幽静的巷口,沉淀着千载留存的皎光,那光柔润平和,空泛飘渺,凝望着世间又破除一切烟火气向着远方,兴许他想捕捉的只是三寸日光。

往下是挺直鼻梁,如一脉不绝的耸峰,黑痣出现的突兀,跳跃在那素净白皙的肌肤上,循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好似是个活物。

他的唇是粉釉色,很肉实,薄而透的一层皮膜裹着粉肉朦胧掉甜腥,间或以齿以舌舐磨其上伴以眨动眼睫使这张脸活泛起来,又补润一层水光,温热的色泽,看起来很有嚼头,适合含在嘴里吮吸吮咬扯出甜丝,又红又肿泛起铁锈味炸裂舌尖,血是不能渗出来的,他的血不适合为除信仰以外的东西而流,旁的承载不住那份将一切灼尽的炙热。

他的脸很瘦,只剩下薄而紧实的咬肌和轮廓清晰的骨骼框架,尖削的下颌没有青茬理得干净,脸与旁边的大石英钟相比小了一圈,但很立体,清秀中不却那份英挺,和他本人气质一样十分矛盾,乖顺外表下藏着无数果敢狠辣。斜格黑纹白底西装将他瘦却宽长的肩包裹着,勾勒过饱实的胸脯收紧垂悬在紧致腰线下,微开小口的后摆盖贴笔挺修长的双腿,再往下看却空了,只有一张泛黄胶片的边框。

陈深卯足劲顺着他的喜好想,脑中破空浮现出一双棕色三接头皮革硬底洋鞋来,栗色鞋带两只整齐划一的束捆,配以绢白无纹绸袜。陈深顺着他的鞋想到他手中的酒,想到落日余晖下他挺直的脊背,宿夜风中他浅淡的冷香,再想下去才想起他已经死了几十年了。可陈深耳边老回荡着他的心跳声,他的呼吸声,脚下的大地正以他生前的生命脉冲频率不紧不慢的起伏着,周而复始,亘古不变。

>>>>>>可他死在一个深秋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