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暗中,丹顶鹤的一团红,烧的眼睛也排洪。

言情羽皇重生同人耽美灵异簿【abo】

萌新QAQ

文笔求不嫌弃。

这是个言情剧羽皇重生到耽美同人文收获众小攻的故事。

杰克苏,各种苏。吾皇自带前世小哭包傲娇属性,依旧女王!

前女主为天乾,霜妹子和羽皇是地坤。

萌新表示有的剧情崩偏原剧时间梗之类的!一切为羽皇性福服务!

附带群号 逸受封疆 202454727

里面有一群太太!!大家有什么意见提就是了哦,我可以修改的。

开场比较正经,接受各种无节操play。喜欢开车的萌新求安利梗。


第一章 故人不再

青丝白发一夜替,醍醐冲冠终梦醒。

如玉指尖拾起白银面具,时光流转经年久换,风天逸有些恍惚,落木萧萧,映雪红梅,千山鸟绝,这些孤独他早已熟稔,却不知四季回转,孤身看遍孤坟破败才是悲。此时不远处二人相携笑言,如二月桃灼目,心口却是寒冬酷暑二重天。一夕间,青丝白发。

一席白衣曳地,终是背身而去。他不欲纠缠,也不想再寻那故人。那抹粉色娇俏身影,美则美矣,寒冬却不得相陪。

千山尽披着雪貂皮,风天逸第一次觉得他融入了这万里河山,心中清明又不由起悔意。

他为皇数载,不为民谋利,不为祖护国,不为己守人。自幼登基朝政由皇叔把持,小心翼翼,却稚嫩过头,拙劣的维护自尊,纠结于羽翼,自傲也罢,乞尾也罢,错误的时间做着错误的事,负列祖,负百姓,良多!

这天下爱他护他之人少,害他伤他之人良多,却刺猬般不分良莠,皇叔,易茯苓,雪飞霜,羽还真...

风天逸不欲再想,他逃不出情字这一劫...

易茯苓...

一步步踏上归路,孓然一身。

作孽何多,饶该孤独一生。

此时天上,一青衫男子执手落子,眸子无悲无喜,淡淡道:

“星流花神作乱人间,扰多人命格。中恶果,却无因。汝辈为天道,倒是自破取乐?”

黑袍玄服男子循人目光望去,一分惊艳,却无多话,意简言赅:

“疏忽。白庭君,羽还真之辈,恶果孰多。风天逸,为情所乱,天道之误,特准其重来一世,救赎众人恶果。”

挥袖,一子落罢敲定,神旨下达。

一男子接旨而去。

风天逸尤在风雪中前行,面目颓然,那眉却依旧扬起,张牙舞爪的立于面上,两相对比,勾出抹似有若无的悲意。

那男子神风过境,凭空一道裂痕撕裂开来,风天逸双目紧阖仰面倒下,神魂随狂风而去吸入虚空幻境,徒生变故,那黑云翻涌将通道劈开,刹那间千万平行世界展现眼前,那男子法力不曾这般高超,一时呆滞不知所措,便见那魂魄不知飞往何处去了。大骇之下急忙回身禀报,平行世界何多,子世界的一天道哪能找的到,搜寻几番未果,大叹声天意便不再寻找,那便是后话了。

这边风天逸只觉得脑中突然混沌,不知何故昏迷过去。睫毛微颤,再度醒来,看着那雕花的白汉玉床有些发懵。

皇叔将他接回去了?

突然浅蓝眸子里映入一张可怜兮兮的脸,软糯白嫩,略带点婴儿肥,眼中聚满欣喜,不就是羽还真?!风天逸心中略微复杂,几番变化还是火气更大,余光瞥见一旁软鞭提手扭腕便直直劈去。

羽还真吓的一个踉跄倒地恰好避过,俯身跪地急忙求饶辩解:

“陛下!我错了!别赶我走!”

风天逸心中火舌腾起,翻身便坐于床沿,反手一鞭子呼啸着刮去,口中一声怒喝:“滚”

羽还真手脚并用躲开,继续皱着一张包子脸手舞足蹈的辩解:

“陛下!我一定会做出一对能让你飞起来的羽翼的!请相信我!”

风天逸有点摸不着头脑,谁不知道他生出一双金色羽翼?哪还需要这机械的?笑话!以为还能用翼孔这事来刺激自己?不过略微细想又觉得不对,羽还真早不是当初那只狗了,哪能连这点事都不清楚。

心中突然咯噔一下,才觉得诡异起来,这表现...不就是当初那只小奶狗么!

粗略扫过屋内摆设,他有点不敢置信,这是星辰阁啊!

风天逸觉得四肢酸痛的很,还有些蚂蚁噬咬般的刺痛,活像从高地掉下来的摔的!事实是,这正是他从天上掉下来之后的第二天!(想污的孩子请面壁)风天逸对于重生之事还不知情,想着羽还真之后的叛变终究还是自己有错,此时情况诡异也不欲再生事端,烦躁的甩了一鞭子把人直接从屋子里丢出去,开始整理自己杂乱的思绪。

羽还真出去后脸上的软糯瞬间褪去,眸子里不掩疼惜,周身似有若无的香味与花香混杂,稚气的脸上多几分刚毅。若是有旁人在此定会吃惊,羽还真居然是 天乾  !羽还真此时懊恼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暗恨自己翅膀制作不够精当,天知道看见陛下昏迷不醒时他多想杀了自己!目光望向里面那人,略带苍白的脸却还是让羽还真心里一阵激荡,这样的羽皇...若是只有自己看见多好。小奶狗会一直乖乖的,守住你。被自己的想法一惊,匆匆忙忙离去不敢再看那人。

风天逸微眯眸子,斜卧。白衣似雪冷傲决然,微扬起的眉自带邪意,高高在上的人凭空多分风尘。曲指叩击桌面,一下一下的制造声响似乎想敲出点思绪来。这时易茯苓突然来访,粉色的裙摆飘逸,步步踏入,扰乱了风天逸的思绪。风天逸眸子大睁,眼角一热一行清泪落下,腾身而起虚套靴鞋直冲过去,二手虚拢定定看着她。易茯苓被吓了一跳,她断然想不到这人居然还会哭??一时无措,愣愣的看着,撞入人眼帘那浓厚的痛意,喜悦,震惊,害怕一齐交织,让她心脏漏跳一拍。风天逸小心的攥住人衣角,抿唇,喉间一阵干涩,沙哑出声:

“你回来了?别走。”

少有的示弱让易茯苓心中一软,也许这人也没那么恶毒吧...这般想着就拍抚人背脊轻声应答:

“好,我不走。你昨天不知道为什么掉落树林,旁边还有破损的机械羽翼,是被人暗算了?”

风天逸猛然一僵,他终于知道哪不对了!

小剧场:

羽还真:嘤嘤嘤陛下你不要不要我!

重生羽皇一脸懵逼:卧槽画风要不要改这么快!

易茯苓:天逸你这样子好想欺负你哦

重生羽皇:我初恋这是咋了!

皇叔:侄儿,翅膀,我换给你就是,何苦摔伤自己。

重生羽皇:卧槽不是已经换了?

白庭君:为了人羽两族和平,天逸你就嫁了吧

重生羽皇:变态!再说我为皇你为太子,不该你嫁?子嗣怎么办?

作者:羽皇宝宝莫方,你可以生娃的

重生羽皇:麻麻这个世界好可怕QAQ

作者:不怕,你是女主!


评论 ( 30 )
热度 ( 187 )

© 逆流成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