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羽皇重生同人耽美灵异簿【abo】

人物开始崩了...

加油在开学前赶剧情...

QAQ杰克苏的既视感壕可怕


第三章 偷玉还是偷心

换翼不成,玉佩来凑。皇叔,我好热。

展翼礼将近,风天逸心中焦急的很,几乎夜夜宿于羽还真处,羽还真此番却更是紧张,紧赶慢赶愣是没能做出那套伸缩装置。总不能让陛下一出场自带羽翼吧?风刃那边不断派人来请羽皇回宫,风天逸每次回话只是冷冷的一句:

本皇自有主张。

可日子越发临近,他抱头曲膝倚着朱红雕龙柱,脸气的一派煞白,笑得越发张扬,眼角干涩。易茯苓一身白裙立于一旁,抿嘴看着那男人少有的无助气恼,却也不多言,搭手于肩。窗外繁花乱舞,凉秋将近。

风天逸抬首看着那女子心中满是感动,真好,不论几世,你都陪着我。

风刃那边却是气急,这侄儿好生不懂事!他指抚黑毛毛皮也无法平静,面色越发沉闷,雪凛那边的暴动他不是不知晓,这一举差了唯一的一招棋,却是最为关键的王!他思绪不由回到前几日,那么沉默的诡异的风天逸,就算别人都看不出他的变化,他却能察觉。激将法逼迫不回来,那便是强绑了也得绑来!风刃偷离宣勤殿,许久不凝的羽翼再度展起,蔽空盖月,转瞬不见其身影,只一道黑影掠过虚空。

雪凛背身看着窗外,空荡荡的天际,唯有一只孤鹰,孤也好,还是欲唯他独尊也好,雪凛猛然一甩袖,嘴角笑意越发上扬,邪气肆意。

我定于你比翼而行,解你百年孤独,挡你雪岭寒风。

指腹两厢摩挲,思绪随风而远。

雪凛忍不住想到当年那只小团子,不可一世的张扬跋扈,浅色的眸子夹杂着火焰曳动,美哉。如果可以忽略掉眼角尚未干涸的泪水的话。每当思及此,嘴角就忍不住勾起。这天下姓雪,这皇后就当姓风!风雪本相依,凌寒之巅,唯有风雪,才当此!

风雪,本是绝配!

那人白衣墨发,一手软鞭,清冷热辣集于一身,澜州第一美人,舍他其谁?

论理,羽皇绝对是天乾,谁又知,他早已求得神药将其转化为地坤之身?

于你比肩,雪凛煞费苦心啊。

风天逸苦思前世,当初也是凝出了羽翼的,那原因...他细细想来,好像是星流阳佩化为花没入他脖颈所致,只是不知其他变数会不会造成影响,比如为他挡剑的易茯苓...他想赌一把。

羽皇换上一紧身黑羽衣,鬼鬼祟祟出了门,一路左躲右闪潜入白庭君住所。

风刃早已到达星辰阁,易茯苓在的时候,他也在。他只能看着从小护着的人痛苦,却不能安抚。皇家无父子,更何况叔侄?他的身份,使命不容许他像小时候一样庇护着风天逸。他突然想将时间拖一拖,想再静静的看他几眼,将他镶嵌入记忆中。

此时那人突然行动,他急忙紧跟其后,他怕风天逸做出什么傻事来,那么莽撞,可惜护不了他了,换翼一举,不成功便成仁!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紧逼白庭君住所,白庭君这几日被风天逸扰的心绪纷乱,此时正呆愣的对月痴望,手心是一串他为风天逸串起的红豆手链。

他不知情之所起,却一往而深。也许是回廊的那个回眸,也许是搭上鞭子的七星灯,也许是年幼时的偶然相遇,让他清楚那人的刺不过是个盔甲。

殿外传来仆人倒地的声音,他猛然转身,大门敞开,月华如练,铺撒那人面上,越发衬的面如玉,心也如玉硬。白庭君喉结滚动,哑然。

风天逸一挑眉,有些讶异他居然还没歇息,这人族作息这么不规律?难怪有个吐血脓包。他本也不打算瞒着白庭君,一时笑靥如花,朗声:

星流阳佩在你那?借我一用。

不等人应答,甩鞭直去,如灵蛇乱舞,银光乍显,足尖轻点旋身直逼。白庭君随手抄起一物险挡,急忙出声:

这是借东西的态度?风天逸你别欺人太甚!

风刃在暗处看的心惊,不知其要那阳佩作甚?展翅翱翔要的是星流花粉,而杀死易茯苓还不如要了风天逸的命,所以才取换翼下策,今天这出是?

风天逸抖腕收鞭,粉唇开合声线凉薄:

哦?换个态度你就给我?

白庭君也不接腔,直入主题:

你要那佩,可又是想出什么幺蛾子?

风天逸眉峰蹙起,鼻尖冷哼一声:

看着喜欢?不行?

白庭君犹豫几番终究还是敌不过那人目光灼灼,见不得那人蹙眉,手探向衣襟摸索出阳佩,思来想去问道:

你我二人,此生只能相斗?

风天逸被问的一愣神,单论易茯苓一事,他恨白庭君入骨,这一问,他隐约记起那人曾温润翩翩,由着他胡闹的往事,口中毫不犹豫答到:

我是羽皇,你是人族未来的皇,不斗?那干什么?

白庭君心中暗松口气,目光微带希翼:

你并非厌我?

风天逸懒得于人继续谈论这些问题,往事总在提醒他,所有的一切,皆由他任性而起。鞭子再起直缠上人手腕,回肘一扯阳佩落地,白光直没入他细白脖颈,一阵剧烈的灼烧感自五脏六腑而起,暗骂声糟糕咬牙忍住痛呼,扭身急忙往外门而去。

白庭君看着红豆手链久久不回神,因为人族太子身份吗?

风刃却是看清那人回首时惨白的面色,急赶上将人圈入怀中心中尽是焦急,风天逸此时冰火两重天,神志渐渐不明朗,口中只念叨着:

皇叔...回去...

风刃展翅紧抱那人腾空而起,轻柔安抚:

好,有皇叔在,莫怕。

小剧场:

太子:母后我不要当太子啦!媳妇儿要跑了!

女皇:哦,准备血袋,记得悲惨点,再过一次水月刑!

太子:唉一天要过十几次,心好累

羽皇:唉一天要热十几次,同心累

皇叔第十三次盖上衣服表示很开心:天逸乖

羽还真:我的剧情呢??

女主:卧槽我人就打酱油啊!

作者表示:人向从灵都不急你们急啥,衣服领你憋急,你老婆出来你戏份就多了!

向从灵淡定的站着:哼,宝宝安静的等羽皇醉酒!

雪凛:天逸,这次可别弄死我了,不然守活寡!

羽皇:滚粗!


高产的窝是不是很可爱!!

评论 ( 20 )
热度 ( 105 )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