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言情羽皇重生同人耽美灵异簿【abo】

爸妈催睡急赶慢赶出来的..

要不要肉咧??

唔明天再说好了。

一切根据留言而定√

np还是1v1什么的求留言呐,萌新脑洞不够...

第四章 皇叔我好热

旧事重蹈,幸此生不孤。

风天逸无助的蜷缩在床上,手指绞着锦被,白袜裹着的小脚无意思的在床上乱蹬,墨发散乱,冷汗淋淋,面色于雪貂融为一体,惨白一片。喉咙中逸出隐忍的痛叫,贝齿咬紧下唇勾出抹血色。

此时塌下跪倒一片太医,叫苦连连只顾磕头,面上全是疑惑困厄:

“王爷!臣翻阅古籍确实寻不到此症!这是命中注定啊!”

风刃猛然揪住那人衣领狠推掼在地,怒喝:

“命中注定?呵,好由头。”

太医俱俯跪于地战战兢兢,口中只一味求饶,只有那个狼狈倒地的到底存几分理智,想了想陛下二十将近,忙改了话头:

“王爷!这兴许是分化之期!吾皇自幼天资过人想来这分化之期痛苦些也在意料中,臣开几服药助眠,以减轻陛下痛苦!”

风刃有些拿捏不住,夜间所见之花也不知是甚么鬼东西,脑中混沌的很,猛然想起分化之期将近,那展翼礼就在明日!这般想着,手更是收紧面色越发沉静下来。他不能乱!

风天逸只觉得浮浮沉沉的,脖子有如火烧,身上却冷的发寒如坠冰窖,瞳孔微微涣散嗓子有些发哑,偏头只模模糊糊看着远处身影,不自觉探出手低唤,语调是少有的有气无力:

皇叔...我好热

风刃急忙折身回去看那人,大殿中残留着一声怒吼袅袅:

“还不滚去配!”

风刃小心的擦拭人额角的冷汗,轻轻的捏着人肩胛骨,那人胸前大敞,脂玉般的肌肤暴露于空气当中,半遮半露风情无限,扭动着身子挣扎着,语气带着一丝哽咽:

“身子好冷...下雪了?”

风天逸昏昏噩噩的躺着如同濒死的鱼,动作幅度逐渐平缓只胸口上下起伏。他脑中有无数片段闪过,有上世守孤城的皇叔,有化为花粉的易茯苓,有叛族的羽还真...太多了,失去了就永远的失去,惶恐占据他所有心绪远比那肉体上的疼痛来的惊人,他有时分不清后面的事是不是他在做梦,何以如此的真而出乎意料?

他紧紧扼住那人锦袍,如同抓住最后一根浮木。

风刃将那袍子褪去细心帮人盖好,撩开人湿透的发挽于耳后,温声安抚:

“莫怕,皇叔在”

“莫怕,皇叔在”

“莫怕,皇叔在”

风刃只不断重复着,安抚那人躁动的心思,偶尔听见从他口中溢出的易茯苓,心中钝痛,还是微笑着重复往返。

在药香中,唇齿交合,风天逸模模糊糊的沉睡过去。

风刃不舍的帮人盖好被子,步步移出大殿,他要采取些行动,剿灭雪家之事怕得他亲自动手了...这江山,皇叔再帮你护些时日。

风天逸昏睡了一天,直到体内有一股不知名的燥热腾起,将他从独身寻人的梦寐中惊醒过来,后背有着撕裂的剧痛,有什么欲破开而出,他狼狈的从床上滚了下来,手脚并用的艰难挪至门口,大口呼气。他记得今日是展翼礼。

门口只有向从灵守着,守卫都藏于暗处护卫这大殿。向从灵见自家主上如此狼狈,疾步上前虚裹着人腰肢托怀,口中满是焦急,太多话欲问,却只唤得一声:

“主上!”

风天逸不欲多言,紧攥拳指尖刺穿皮肉以换几分清明神志,言简意亥:

“去大殿!展翼礼。”

向从灵嘴唇蠕动几番终究没多说什么,展翼将自家主上小心搂于怀中往大殿而去。主上所说定有其定夺,不管何事,都永远支持!

这边大殿,风刃一席紫衣广袍,慵懒卧于鸾座,指尖抚着黑猫,连一个眼神都不屑打赏,淡淡安抚群臣:

“陛下身子抱恙,孤求药延期,展翼礼择日再行。众卿家可有异议?”

群臣交头接耳,却无一人质疑,只心下越发确定陛下是个手无实权的傀儡了。对于羽族来说,展翼何其重要!对于全天下来说,这分化又是何等受瞩目!全部被这上阶摄政王所推绝!心中骇然也暗自思量着该如何表达忠心。

第一个站出来的是雪凛,群臣只暗自骂声好走狗,静观其变。

“王爷,南羽都姓甚?”

雪飞霜有些不解的望着自家哥哥,却还是全心挂念风天逸去了。这病想必严重的很,可如何是好?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风刃缓缓抬眸,依旧挂着温润笑意,口气带着笑意,似是鼓舞:

“依你说,姓什么?”

风天逸恰赶到大殿外,理顺长袍,步履极缓,清咳一声,尤带丝丝虚弱,再开口却全是王者风范,声音荡于鸾殿:

“自然姓风。”

苦蓄许久的力量此时只扑腾着从后背涌出,风天逸高仰着头颅,口中徒然爆发出一声怒喝,刹那间大殿被金光所覆盖,纯金的羽翼扑腾着展开,凌然气势直扫过众人,足轻点便飞于半空,傲然凝视大殿众人,君临天下, 踔厉风发  ,雍容华贵,不可亵渎。

风刃在听见声音那刻便已起身,痴望着那方,浑身一震战栗失态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你凝出了双翼,天逸,你凝出了双翼!”

雪凛猛然回首,那心心念念的人,犹如神人,天地失色。他竟然也放声大笑起来,一声声响彻大殿灌入众人耳中,一字一顿道:

"错,姓雪。而雪的皇后,姓风!“

众人一片错愕,风天逸眸子大睁面上冷漠有一瞬间瓦解,却很快调整好了失态。他只是想不到,这么多年原来皇叔居然以身事敌?这般想着面上有些难看,眸子飘忽到皇叔那打量着。

风刃挂起了然笑意,果然,是在肖想他侄子!牙关紧阖只恨意滔天,欲杀之而后快。

雪凛一抬手,殿外涌入大批持弓射手,他立于朝堂,慢条斯理的理着衣袍,甩袖,越是沉静就越是暴发前奏。这种情况还想着皇叔?呵,风刃,你也就这点让我羡慕了。不过,你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死人。

风天逸觉得有些头昏脑涨,一开始还以为是气的。扬鞭便击翻一叛军,直逼向雪凛,打斗间小腹越发胀痛,周围有着不知名气体灌入鼻翼,头脑混沌不堪动作越发迟缓,大怒,动作越发凌厉,只想着速战速决。

风刃本想由着他去立功一件,在百姓中多些威信,空气中隐隐传出浓郁的香甜气息,他本一直细细观察着战况,此时心中有了个不可思议的猜想,急忙从袖中取出先皇金羽令,竖手指天,喝到:

”先皇金羽令在此!全体禁军听命!捉拿叛贼雪凛!”

话毕,飞身将风天逸纳入怀中,那馨香满鼻勾起他天乾之气满压朝堂,天乾,中庸皆有感应,朝堂混乱一片。雪凛却是心中一凉,苍凉一笑:

“罢,一代奸雄也值了。史册你我二人共留名,也足!”

言语间雪凛已被众军压服,雪飞霜泪水扑簌而下,急的大唤:

“哥哥!”

风天逸嗅着那人身上清洌的冷香,身体轻微扭动,扑面而来的威压惹得他眉峰紧蹙,强行撑力推开,涣散的瞳孔看向那处,羽还真的背叛,雪飞霜的死亡,从这开始!也是南羽都及易茯苓的灾祸!他猛然咳嗽一声,目光灼灼的盯着他叔叔,语气强硬:

“我要他活。削权软禁。”

风刃满是愤懑,莫不是看上他了...如若是你所喜,那便成全。阖眸,单手将人抱入怀中,冷淡下令:

"叛贼雪凛压入天牢,择日再审!退朝。”

雪凛不敢置信的抬头,望着上首那人绯红的脸颊,头次痛恨为何将其扭为地坤,白便宜了风刃那只老狐狸!

风刃心中乱成一团麻绳,只想着赶紧将此人带离众臣视线,地坤为皇?就怕这群臣乱起另求立皇!如今局势动荡,这事必须瞒下去!思及雪飞霜,他淡淡的命人传出,雪飞霜于羽皇同日分化,一为地坤,一为天乾!

这边大乱,白庭君那也乱的很,此时他正跪于女皇面前,强硬的要求削掉其太子之位!


小剧场:

羽皇:皇叔..我好热..

皇叔:拿冰来!

作者:mdzz



评论 ( 38 )
热度 ( 114 )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