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言情羽皇重生同人耽美灵异录【abo】

哈哈哈宝宝要把太子的琼瑶剧本撤了!!

太开心了!

吾皇就该霸气侧漏!!


第五章 翻身农奴把歌唱

心劫亦无期,逆天又何惧。【焚心劫】

风天逸手指无力的巴拉着那人衣领,欲火上腾,威压却重重压下,压的他喘不过气,俯在人胸口呼哧呼哧喘气,身子还是执拗的躲开,努力稳住步子随人出去,眸子渐渐混浊如一潭深水忽起惊石,漾起一圈圈涟漪再难平静。

风天逸好歹一任羽皇,这种感觉他是懂的。只是,怎么会这么突然?谁会在大殿之上下药?而且这感觉又不十分对,太过虚弱无力了,催情加软筋散?风天逸觉得脑子有点糊,随着人归寝宫,方才脱力般跌坐于床榻,双手撕扯着衣领,口中直喘粗气,手肘支撑床面不至于直接躺倒,羽翼铺满白玉雕花的床,徒然显出极尽奢华的尊贵。哪怕在皇叔面前,也不能完全放任,他终究是个帝王。

嗓子有些沙哑,声音低沉声线魅惑,如猫爪挠心:

“皇叔,帮我寻个宫女来。”

风刃终究还是死死控制住身为天乾的本能,香甜的气息勾住他欲离去的脚步,僵立于此,走留都不是。他目光挣扎的看着自己的侄儿,那金色的羽翼无不衬托他羽皇的高贵身份,面容华贵,只是怎么会是地坤!羽皇是个地坤!这让他一贯高居人上的侄子如何接受这个事实?他不敢开门,满大殿都是属于地坤的香气,浓郁的几乎是他也无法自控,这一开门哪得了!让一手看大的雏鹰承欢他人身下?这绝对不行!

风天逸只觉的落入火中,整个身子无比空洞,欲火灼烧着他仅存的理智,他无法克制的想要扑上去扯开皇叔的衣服,皇叔身上遍布的冷香勾挠他的心神,他觉得自己快疯了,自己怎么能背叛茯苓!何况那人还是皇叔!这般想着他不由的内心有些作呕,两个男子?自己是疯了吧!思来想去又想到了皇叔以身事敌的事,目光越发复杂起来。无力的阖上眸子,一拳猛然砸向床面,手臂为之一震,疼痛让他清醒,他恨,恨自己软弱不堪张扬跋扈,护不住身边人,清风也好,易茯苓也好,羽都也好...

他恨自己居然在情欲下肖想皇叔的身子!风天逸觉得自己快疯了,他猛然睁眼,胸口还在起伏,身体的极度渴求和精神的极度清醒折磨着他眼神,映入眼帘的是皇叔呆愣的眼神和毫不掩饰的心疼,风天逸突然展翅飞于半空,手脚是无力的,只能依靠精神力来维持行动,整个人为羽翼包裹,掩住了不断渗出的香气,周围尽是凌冽的寒光,直冲天际。

他猛然冲破房门直奔寒池而去,飞的越高这寒风越冷,刮的他肌肤火辣辣的刺痛,越是这样他越是想要飞的更高,越寒冷的高处,便越能使他清醒。

风刃此时才惊醒,没了地坤的引诱他的神志也清醒起来,他必须去拿抑制剂阻碍风天逸的此次发情期!这般想着疾步奔回取药。

白庭君此时也已赶回霜城,双膝跪于冰寒的石板,声音低哑如泣如诉:

"母皇,庭君不愿当这太子。庭君希望以后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白雪气的嘴唇发颤,手指战栗的指着那人,目光含火,气的发笑:

“好好好!你若过的去那水月刑,我便给你自由!”

一黄一白,相隔甚远。

白庭君觉得自己疯了,满朝文武也觉得他疯了。仅仅因为他的一句话就舍弃了帝王家的生活?情之所起,一往而深。当他拿着那琉璃酒樽之时,他看着那酒中浑噩的倒影有些发愣,他扬颌间,便一口饮尽。不爱江山爱美人!

他看见那一重重荆棘裹满全身,收紧,鲜血渗透锦袍,珠冠散乱狼狈不堪,口中涌出鲜血一股猩红洒满雨后带着腥味的土地,养着一方花草。

他看见那地面于自己越发靠近,眼前越来越黑,那是无尽的虚空铺面而来。他吓的大叫却始终寂静的没有一丝声音,他感受到面庞的刺痛和撕裂的感觉。那抹白色的身影就那么倨傲的看着他,怀中是抹粉。他突然觉得神志清明起来,猛然睁眼,醒于卧榻。他侧躺着直喘气,额头满是冷汗。

风天逸是皇。平民的自己,如何才能配的上他?朋友?他放弃一切可不是想当个普普通通的朋友!

白庭君觉得自己真的是被冲昏了头脑,那种死亡的窒息感还环绕着他,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如何才能拥有一只高贵的雄鹰?折断他的羽翼,在他高仰的脖颈上挂上铁链,另一端铐着自己的手腕,那怕那鹰抓挠也好,怒吼也罢,水月之刑他不畏惧,安得惧此小伤?自由?普天之下谁最自由?皇!

白庭君无比庆幸那一切都是梦,梦中的他戴着面具,身着华服,君临天下,俯视群臣,却独独失了他。

梦中的他狼狈不堪,在泥水中挣扎,在风雨中痛呼,却独独没能拥抱他。

他觉得肩头一重,那梦太真。他命人打造与梦中一般无二的面具,便将那为爱痴狂的他永远掩藏在面具之下。

白雪无比欣慰的看着她长大的儿子,温润如玉适合当一代明君,她想要的是她儿子成为这澜州唯一的皇!明君太多,唯缺孤雄!

她心中暗自思量,这天空城应当加快实施了。

雪凛此时被铁链所锁,牢中空气沉闷湿润,有着腐烂的臭味,那种死亡的气息还环绕在他身上。风天逸端坐于朝堂皇位上,雪飞霜死死揪住衣角泪水滚滚落下,刺的风天逸心口一窒。他不是对她没有感觉,只可惜情再深,不及那雷池。风天逸脑中急速思考着如何阻止雪家叛变,羽还真的背族。年轻的帝王自上次翱翔天际,便尝到了那种俯视众生的快感,可惜前世为情所囚,不解其中滋味。风天逸此时此刻,才真正的感受到了帝王身上的重担和应有的思虑。他依旧爱着易茯苓,但这世绝不能搭上南羽都!

风天逸嘴角扬起,徐徐道:

“雪凛,为臣不忠,雪氏一族,满门抄斩。不为过。只是这雪飞霜于本皇自幼青梅竹马,也不曾参与雪凛叛变一事,本皇欲娶她为妻,可有异议?"

雪凛始终靠着冰冷的墙面,似笑非笑的望着这帝王,心中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帝王,是决定摆脱傀儡之身了么?只是这救下雪飞霜之举有些莫名其妙,他何尝看不出风天逸对自己妹妹并无情意?

雪飞霜此时惊喜交加,泪水涟涟,哽咽着不断磕头:

”求陛下放过哥哥!飞霜做牛做马必感恩戴德!“

风天逸心中一派了然,淡淡的将人扶起。雪飞霜若不死,羽还真便不会叛变,而天空城也将无法成功!而这一切的关键皆在雪家。风天逸眸中闪过几分狡捷,理理语句便继续道:

”雪飞霜毕竟是罪门之后,当不得皇后母仪天下之姿。人族易茯苓于人族太子自幼交好兄妹情深。人族除太子之外并无甚皇亲国戚。本皇在此欲娶易茯苓为后,择日向其请婚,于人族百年交好!结友谊之邦!雪家为国效力已久,昨日一事实为雪凛兴风作浪。本皇展翼成功,众爱卿也是亲眼所见。只是众位不知,天逸生无翼孔!生翼之事定是上天垂怜降恩,特此大赦天下!叛贼雪凛贬为庶民,废除半边羽翼。雪家庶子羽还真,一直为本皇效力,又有机巧之能,特批雪家更为羽家,家主由羽还真所任!

本皇于此唯有一言相告。本皇为皇,顺应天意,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退朝。”

拂袖,不再多言,转身离去,独留一众呆愣的大臣,风刃倒是抢先反应过来,淡淡应道:

“羽皇所言属实。既为天意,孤帝师之职尽矣,全心效力羽皇陛下。”

众人哗然,忙呼声应答:

“誓死效忠羽皇陛下!”

风刃眸子带着笑意望着那抹远去的背影,心中赞赏。好!化不利为有利!只是这斩草不除根,终究是心慈手软?罢,还有我护着,只是这地坤...该如何告知他?

雪凛只在心中暗骂:啐,怕不是享用过身子,就头昏脑涨了?羽皇非池中之物,如何才能将你据为己有?

 

小剧场:

羽皇:本皇终于霸气侧漏了一次哈哈哈哈哈

皇叔:傻侄子。有点不好掌控了,该怎么吞了你呢?

羽皇:皇叔你傻了?

白庭君:啊本太子终于没拿琼瑶剧本了!天逸我要娶你!

羽还真:啊咧我是一家之主!!

易茯苓:嫁...woc我媳妇儿咋整?

雪飞霜:无妨,你我二人后宫寂寞相伴,刚好不受俗世干扰。反正羽皇陛下也是个地坤之身,怕什么,嫁便嫁了。

作者:羽皇你后宫起火了!幸好后攻没起火。。。

羽皇:懵...


评论 ( 17 )
热度 ( 118 )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