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言情羽皇重生同人耽美【abo】

宝宝还是个小可爱。。

完全无文笔。。

我只是在赶剧情。。

肉什么的不知道要不要写,abo设定真心懵逼啊!!

【顶锅盖】

第八章 醒悟

何事道凄凉,众人皆醉我独醒?

紧闭的房门中传来丝丝压抑的粗喘以及入骨的魅惑,整个空气中充裕着浓浓的信息素,满是情欲的味道。

风刃此时面部已经像块化不开的冰,寒气逼人。青筋暴起,双目充血,牙关紧咬,一动不动的僵立着。这是阵诡异的沉默。没有人敢出声,除了屋子里不断传出的粗喘。

风刃不敢推门,他就这么僵硬的站着。门内传出的一声闷哼,声音熟悉到让他心颤。那身玄服太过厚重,压的他抬起的手臂钝痛。手无征兆失控颤抖,勉力控制却失力击碎那扇木门。

一女一男正在行云雨之事,黑色皮条束缚着男子白皙的肌肤,艳红的唇瓣无意识开合着下身不断迎合。风刃不由暗吐口气。幸好不是天逸。

眸子转动扫视四周,他看见羽族之皇,身着一身红纱薄衫,大敞的裙摆露出修长的双腿,堪堪盖住腿根。褪尽血色,满头都是冷汗,衣衫都被浸透,勾勒诱人的躯体,意识已经混沌的风天逸睁开沉重的眼帘,语气是前所未有的示弱,软软的不带一丝强劲,瞳孔都有些涣散了,他眼角热泪突然淌下,侧身突然一阵干呕,狼狈的伏地边咳边捂紧胸口喘息,隐约根据唇动辨出他所想说的话:

皇叔...救我...皇叔....

风刃一个箭步冲上去不再顾什么君臣之礼,近几年来的首次失态。他快速的将人裹入怀中,轻轻拍抚人背脊小心翼翼的哄道:

天逸,别怕,皇叔在这里,别怕,没事了,什么事都没了。

风天逸不再说什么,将脸尽数埋入人胸膛中,还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张着唇想说些什么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手指缓缓抬起,指向一旁吓呆了的女霸王,突然扭头又是一阵干呕,风刃只能拍背顺气,眼里全是风雨欲来之势。风天逸高昂起头,眼底有着浓浓的茫然和本能的厌恶,风刃觉得有什么就要失控了。风天逸看着他的皇叔,突然,冷下面孔,猛然将人推开狼狈的跌倒在地,又自己迅速撑地爬起,整个身子摇摇欲坠,声音却越发冷:

“本皇要她死!”

风刃只轻轻的应了声:

“好。”

风天逸好像卸去了所有气力,轰然倒地,风刃快一步将人捞入怀中,回头看着众人,满布寒霜的脸突然绽放出一抹动人的笑意。

“那人带走。本王要亲自,代我的好侄儿教训下这登徒子。”

语罢,展翅而去。

白庭君掀翻了一张桌子,颓然的滑坐在地,口中喃喃着似乎失了魂魄。

天逸,让我护着你,好不好?

天逸,对不起...

那月光不仅笼着羽皇,也将他也囊括在内。轻轻的伸出手,接住一捧月光,出奇的冷静下来,眼神越发柔和。

天逸,给我一个月。

我要你终身为我所囚。

我亦为你所囚。

这边混乱不堪,羽都却也乱成了一锅粥。

雪凛回来了!

在风刃和羽皇都不离都的时候,雪凛突然杀了回来!

易茯苓怒视着那人,不过数日不见,那人形同枯槁,面容干瘪残缺的羽翼就这样虚弱的耷拉在背脊上,纵然如此,他依旧笑的张狂。

“飞霜,过来。”

羽还真也在场,死死拉住雪飞霜的袖摆,一个劲的摇头。向从灵协同其他护卫围成一道人形屏障护着未来的皇后和贵妃。羽还真面色阴沉的能滴出水:

“雪凛,你还敢回来?”

他恨雪凛,一直都恨。以前恨他欺压自己,现在恨他欺压陛下。如今疯狂的嫉妒那人摸过羽皇脸颊的手。碍眼的想剁下来!

羽还真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如此,他自那日回去后便将自己关在寝宫,满脑子都是摄政王将羽皇抱于怀中的画面。他疯狂的嫉妒着,他偶尔也会联想起自己只不过是陛下宠爱的一只狗。

是的,只是一个狗而已。

他没来由的恐慌,他害怕任何一个人夺走陛下对他的宠信。一旦夺走,他的世界又和以前一样灰暗无光。

他不愿意!

他开始患得患失,思绪快把他逼疯。脑海中有个声音叫嚣着陛下喜欢纯良的自己,可又有声音在反驳,只有彻底拥有了陛下,才不会有人抢走。要把陛下藏起来...

他陷入了混沌之中,雪凛的出现更是让他精神高度紧绷。

易茯苓也轻轻的将手覆盖上去,不可抑止的握紧,不知不觉的十指相扣,看向雪凛的目光也极为不善:

“飞霜,别过去!”

雪飞霜看了看哥哥,又回首看了看众人,终究是垂首,推开众人,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她脑海中浮现过哥哥对她的宠爱,如今哥哥有难,她觉得她必须做些什么。

“对不起,他是我哥哥。”

步履有些沉重,感觉好像背叛了天逸一样,让她无措。脑海中闪现过易茯苓满是执着的面容,暗自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这样善良的易茯苓,难怪天逸喜欢,像她这种满手血腥的人,又怎么能打动天逸...

易茯苓突然冲出圈子跑过去试图拉扯住她的衣角。她知道雪飞霜这一步踏出去,便是与整个羽族为敌,她的一切一切都会失去,易茯苓心里没来由的心疼,心中有一瞬间的错愕和空洞,和拨开云雾的清明,然后又陷入深深的梦寐,她只是不想让天逸伤心,没错就是这样。

雪凛本欲假劫持雪飞霜要挟众人好袭击易茯苓,此时她自己送上门来怎么不让他高兴?突然疾步前冲抄起腰侧长剑反手一个剑花,银光直逼易茯苓而去。

雪飞霜本有几分茫然,猛然看见那剑直攻向她身后的易茯苓,发出一声惊叫折身便死死抱住易茯苓,长剑没入她瘦弱的背脊,殷红的血液绽开顺着剑身下落。空气有一瞬冷凝。

易茯苓呆愣住了,她觉得心口钝痛的很,后颈更是火灼般的疼痛,她大张着嘴喉头发出一阵嘶吼,狼狈的抱着雪飞霜跌倒在地,疼痛让她越发神志不清,却还是死死的用手护住那人身上不断涌出的鲜血,她心中无来由的害怕。

雪凛也被这变故吓呆了,猛然扑倒在地小心的去触碰躺在地上的妹妹。

他雪凛爱风天逸至极,却也不曾伤害过自己的亲人。雪家的叛变,又何曾是他一人所期望的?而此时他心爱的妹妹便躺在地上,血染红了他的佩剑...

侍卫们一哄而上将雪凛压制,雪凛狼狈起身,怀中的彼岸花跌落在地,雪飞霜的血将它染的越发娇艳动人,易茯苓觉得后颈更烫了,她倒在地上捂着后颈不住喘息,那朵花上的气息逼着她身上的什么东西出去,或者说是吸引,她喉头一甜,一口血涌出喉咙顺着嘴角流落。倒仰的头颅逼得血又冲回一部分,呛的她直咳嗽,血星有些许落在残花上,突然一阵光芒冲出她体内,包裹着她和雪飞霜,温暖祥和,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只剩下了舒适,像躺在一堆棉花上,软软的直想让人入睡。最终易茯苓还是睡去了,雪飞霜的伤口缓慢愈合,翻着白肉绷开的人皮,和一节一节的脊骨,白的煞人。那血迅速回流,那皮肉缓慢合拢,然后一点点复原。雪凛的翅膀慢慢的和断开的骨骼接上,本有些泛黑的羽毛又慢慢顺滑起来。那光芒中有一抹格格不入的艳红,太过艳丽。

骨生花睁开眸子,一双桃花眼勾人,大红的袍子裹着诱人的胴体,墨发及臀。唇瓣饱满皮肤如同脂玉,泛红的眼眶突然多一分勾人气息:

“...星流...你可知我百年孤寂..."

这时那光芒慢慢聚合,大家都不能窥到神尊容貌,只能看见一席白裙广袖,光看那身段都知是绝顶美人。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人身上的是天乾之息,沉重的威压压的众人无法抬头。那声音浅薄,好像从空中传来,空灵飘渺:

”不过一场羁绊,罢。也算缘。片羽呢?“

骨生花心中有些钝痛:

“他是你命定灾星...可我不是。”

韶舞勾起一抹笑意:

"你承载了我的所有情感,你知道,我爱他,你也是。”

骨生花无法反驳。她确实喜欢片羽,却更爱这个赋予她生命的女子,她垂下眸子,掐手轻算,淡淡应道:

“最迟三天,片羽会回来。”

脸上的黯然以及百年的来郁结之气笼罩在她的面容,韶舞不由得发出声轻笑:

“你随我们一起去。”

骨生花猛然抬头,满是震惊。

韶舞却不再看她,只是淡淡扫过一旁雪凛:

“他救了你?那便饶他不死。”

如冰雪的眸子扫过所有人,下了神旨,化为一道神光冲天而去。

骨生花痴痴的笑着,却没有随着去。片羽需要她接引。

众人错愕一片,不由自主的松开了禁锢着雪凛的手,最后羽还真下了决定,将雪凛软禁到他的清风院,由他看管。众人手忙脚乱的将易茯苓及雪飞霜抬入大殿,见二人也无大碍,派遣御医来诊治一番也就各归其位,守羽皇归来。

向从灵是第一个看见羽皇的,他不曾想过他的陛下会狼狈成这副模样。从小到大,他的陛下都如同那艳阳,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而此刻,风天逸却躺在风刃怀中昏迷不醒。向从灵拳头不由自主收紧。

羽还真是第二个,他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在风刃走后一遍又一遍的描绘着那人的眉眼,那么安静的羽皇,他有些无措和恐惧,他小心的舔舐着那人的眉眼,他想看见那人突然醒来然后一鞭子抽过来骂骂咧咧的说你这只狗也配碰本皇。

而不是安静的躺着一动不动,他兴奋,更多的是害怕。他不想要个像机械一样无反应的羽皇。

这是风天逸昏迷的第三天,他发出一声轻喘,扶着生疼的头缓缓坐起,靠着软塌跌跌撞撞的起来。他还记着他与易茯苓的婚礼。这个世界让他觉得自己要疯了,可就是易茯苓的存在,他还不想醒来,他再多的恐慌都会镇定下来。

可是,当他踉跄着赶去时,却听说易茯苓转化为了天乾,雪飞霜是中庸?

他脑子嗡嗡作响,他听说易茯苓爱上了雪飞霜,之前的一切莫名其妙的情感只是因为这个阳佩?

他听到什么东西一声巨响,却是他倒在地上。

风天逸突然笑了,那笑声极大,贯彻在空气中弥散。他笑着,泪水却滑落眼角,声音越大,那苦涩的泪就渗入嘴角的越多。风天逸迅速离开所有人,他背着月光,莹白的薄纱外笼罩着一身红澄澄的暖阳,那张脸越发魅惑,淡淡的和煦阳光却衬的人越发如玉。

“皇叔,你记得你说过,南羽都只有一个姓风的王者吗?”

“那个人是你,风刃。”

“无缘,不见。”

羽皇自言自语一番,却不再多说什么,他觉得梦醒了,一切都是这么残酷。

他胸中涌动着的是恶心,前所未有的恶心。那夜的记忆如潮水涌来,那女子在男子身上动作的每个细节他都还能回忆起,那种奇怪的东西让他打心底厌恶和崩溃。

这个不是他的世界。

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他。

他还是孤身一人。

至始至终。

可笑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风天逸发出一阵干巴巴的笑声,霜白自发梢直冲发尾,一头白发在风中飘扬,一夜白头。

人生遭此事两遭,幸还是不幸?

风天逸只好笑。

"所有的人,无缘,不见。”

天禧三十二年,羽皇传诏于摄政王风刃,命其为下任羽皇,决然而去。

坊间传言,陛下一夜白头。

风天逸还未曾出这皇城,实际上已被骨生花劫走。

风天逸此刻躺在这软塌上,似笑非笑的斜卧,那双眸子毫无波澜,雪白的发贴合脖颈藏入衣领,骨生花上前轻轻的勾起一抹发,指探入抚着人光滑的肌肤。风天逸眉头一蹙,反手捏鞭就欲动作。他心如死灰,但也绝不容许这种事的发生,哪怕不是他的世界,不是他的躯壳,这是他最后的尊严。

“想回去吗?”

那人也识趣的收回了手,一双桃花眼勾人的盯着他大敞的衣襟内赤露的肌肤。

“你说什么?你知道?”

风天逸猛然起身,眸子亮的惊人,好像最后的一抹光,总是最亮的。

"星流是神,兴许能帮你,只要你让我帮着你引导片羽离体。”

风天逸暗自思量了下,微带疑惑的出口:

“星流也是这样离体的?”

骨生花摇摇头:

“自然不是,她是于喜欢的人血相交融,唤醒了我尘封的记忆,唤醒了星流。而你,你已经没什么可喜欢了,不是吗?”

风天逸面带警惕:

“你如何知道我不对?”

骨生花的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腰带,慢条斯理的解开,手指揉捏着人腰间软肉。风天逸死死压抑住自己的恶心和揍人的冲动。骨生花语调已经有些嘶哑了,带着些许魅惑。

“你的身上,满是死气。你应该已经不在了。”

风天逸目光呆愣,他已经死了,在那个真实的世界,也许是曝尸荒野...也许是野兽叼食...他已经不在乎了,哪怕轮回,他也要回到本世界轮回!

风天逸眼底有着一丝疯狂,咬紧唇瓣,阖眼仰躺在床上,只说了最后一个要求:

“你是中庸,且雌雄莫辨。本皇只有最后一个要求,我绝不会容忍自己在一个女人身下承欢。”

骨生花勾起一抹笑,身形慢慢抽长变得坚实,俯身含住人朱果沉声应了。

小剧场:

羽皇:....想哭

作者心疼抱吾皇:咳咳咳抱歉了你注定不能回本世界...

谁叫妹子们都投结局四啊!

羽皇生无可恋脸:哦,还有谁想肏本皇,一起上。

众后攻突然怂了:啊媳妇儿别不开森!我们还是你的皇叔/从灵/奶狗/巫婆【雪凛,这个是什么鬼..被视频洗脑了...吾皇是小公主!】....

羽皇系列冷漠,四十五度角泪流。

作者...跪求张弃疗上线!!

永远不知不觉be的我。。。很惆怅。。。唉【顶锅盖遁】

卧槽再违禁宝宝就要炸毛了

冷心冷清羽皇


生无可恋羽皇


承包我白发羽皇

#图源自网络#

评论 ( 27 )
热度 ( 140 )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