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烟酒 【回忆杀,深海】

感觉看吾皇重生的不怎么多。。容我跳下水


【前情参考唐山海个人向】

http://qianshanduxing772.lofter.com/post/1e4b01a8_c2d4aaf#

陈深被酒呛的一阵咳嗽,玻璃制的杯底被他粗糙的手四方托正,拇指透过杯壁可以看见放大的指纹,眉峰蹙起眼角耷拉下来,深棕的眸内有着暗红色的酒液荡漾起波浪,一圈又一圈。

红酒比起格瓦斯来说,优雅十足,只有味蕾上炸裂开来的涩味充斥整个口腔,酒精刺激着柔嫩的口腔黏膜。陈深身着一身西装,头发抹油在绚烂的灯光下熠熠生辉,舞女扭动着腰肢,歌女歌喉婉转鸣唱出动人的缠绵曲调,台上人影错综复杂,看得他眼睛发花。泛黄的记忆碎片浮出凭凑,凑起一支动人的旋律。

“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外面是故乡……”

人人醉生梦死的场合,他独独忘情的哼着这支小调,哼的开心了,他插指入发掌心搓着那微微泛黄的发,鸡窝样,手腕还是轻轻荡着那杯酒,迷乱了的不知是酒还是饮酒人。徐碧城微卷的发耷拉在半露的香肩,修身的旗袍贴合着她的身体,大腿处的裂口可以看见修长笔直的双腿。

人群中依旧悉悉索索的谈论着风月事,偶尔有人想起,徐碧城以前好像是短发,陈深喜欢喝格瓦斯,那些记忆太久远了,混乱的摇晃着脑袋,不想这许多。

徐碧城轻巧的帮陈深揉捏着太阳穴,女子特有的柔软。

徐碧城跟了他很久了,十年,二十年,谁记得?

陈深老是梦见那个西装革履的身影,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拿捏着的是红酒杯,点燃的是雪茄烟,哪怕嘴角微动,都有一种天生的贵气,举手投足间尽是优雅。

那个人的名字陈深不想去想,他记得他那身气质,怕只有他能这般优雅却易触及。第一眼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看见那个人身处人群之中,对着徐碧城笑。陈深不知道怎么描述,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怕真是无双了。孤零零的一支暗钉,驻扎在直属行动大队。唯一的搭档眼里没有他。

陈深微托酒杯,仰颌间那酒液直滑入喉涩味刺激的喉头发哽,啜着酒液在舌头打转。

“格瓦斯怎么样?”

你还欠我一句回答。

徐碧城见他眼神开始涣散,接过他手上的杯子,圈掌窝火,火舌张扬攀上那雪茄一角就顺势蔓延开来,陈深径直将烟取过,二指夹着,一手烟一手酒。白雾缠绕着酒杯将周遭都网络在迷蒙中,像薄雾。

那个晚上湿气有点重,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坑里会不会冷。

陈深记得他最后一个表情,那抹笑依旧满是洒脱,陈深可以想像那人的喉结是如何滑动,声带如何在颤抖,如何在死亡面前笑着唱罢长城谣,如何放手将徐碧城交给自己。是真是假,孰是孰非,谁知?

陈深不懂他,一直不懂。这杯酒太辣喉,这支烟太呛口。

陈深只是想着,应该让他试试格瓦斯和樱桃牌香烟的。

带着一样的气息,一起的在这世上苟活着。

陈深觉得解放后的日子很无聊,无聊透了。苏三省死了,徐碧城留了十年短发,又蓄上了长发,满大街都是共产党万岁,陈深还记得当初和他说的最后一句是:

”我知道你姓国。“

现在,这个姓国的人,为了旭日的升起,义无反顾的扑了过去,焚烧成了灰烬在世间消散。现在,这个姓共的人,带着一张毁了的面孔,在太阳升起后没了那个共赏的人,对影成二人。

唐山海...

徐碧城的人情,你什么时候回来还?


【 @杲丽娜 感谢太太提供高配版!!】


优雅温柔海

沉稳思考深

此处应宣群:202454727

欢迎加入张的的影视角色总受群!我们的口号是:

以肏哭羽皇为己任!

药药切克闹!深海酥糖来一套!



评论 ( 6 )
热度 ( 43 )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