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暗中,丹顶鹤的一团红,烧的眼睛也排洪。

单相思

不算全原著向,有私设。

不喜勿入。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

“显宗啊,这泥巴咋有股尿骚味?”

小顾王八蹲在地上和的起劲,混黄的泥土渐渐柔韧,张显宗咧嘴一笑,一排大白牙明晃晃,嘴角的伤口撕扯开那笑也就收敛了下去,只抽口凉气。

顾王八屁颠屁颠跑去捧着人高昂的腮帮子四下乱瞅,急急的叫嚷着:“诶你确定没事?”

张显宗脸蛋白白嫩嫩的,不像山里孩子特有的黑红,顾王八觉得他长得比隔壁村的翠花好看多了!看归看,嘴巴子不停的念叨,张显宗就觉得耳边苍蝇嗡嗡个没完,翻个白眼一巴掌把人忽开。顾王八倒不依不饶的嘟囔着:

“我比你这小身板扛打多了,咋不知道让我挡着?”

张显宗没好气的盘腿坐地上,抬手指着那堆满是骚味的泥巴不耐烦的说道:

“弟兄就是给人当后背的,懂不懂?话本都这么写的!”

顾王八一脸认真的点头如小鸡啄米,犹豫着问道:“那泥巴……”

张显宗又笑了,融进了这初春的暖阳。

“我欺负你解气不可以?”

顾王八笑的一脸开心,跑过去一本正经的继续着和泥巴大赛,有个稚嫩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山谷里回荡:

“成,以后我随你欺负!”

顾王八长大了一号,他勾着张显宗的肩膀看着烽火四起的战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冒火的枪杆子,豪气干云的说:

“我早晚也要搞到一堆枪杆子称霸王!”

张显宗比他微高,头颅高昂望着远方,含糊的应了声。

顾王八有点不好意思的扯着他粗糙的衣角,干笑几声:

“哥们,你有文化点你给我取个好听点的名?这做大事得先有脸面!”

张显宗低头下颌擦过人短立的板寸有些刺痛,偏着头想了想,嘴角扬起,坏心眼的说:

“顾玄武吧”

顾玄武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张显宗忙摆手笑意越发放大笑出声来:

“我逗你玩的哈哈哈,那是王八,顾王八你懂不?我给你改个”

顾玄武执拗的拒绝了,从此他就有个外号叫顾王八,只不过没人敢喊,而敢喊的那个人不喊罢了。

当时顾玄武想着,要是你一直笑着,让我当只大王八也没啥!

顾王八穿上军装,也有那么几分军人的样子,只是眉宇间多的是土匪气和玩世不恭。张显宗也穿着军装,身如劲松,笔直的挺立着,面容俊朗。

顾玄武不甘心就当个小小的喽啰,不知道啥时候就成了个挡枪子的。他拽着张显宗说这次要是他回不来,他棉被子里几杆子枪就替他护着他了。张显宗看着这人土匪气的样子,抿了抿嘴没吭声。

顾玄武头也不回的走了,没看见张显宗默默的带着枪跟在后面。

顾玄武再看见张显宗的时候,是那人拿着枪,立在他身前,耳边枪声起,彭的一声炸毁了他大半个世界。

顾玄武爬过去紧紧搂住张显宗,生平第一次对他破口大骂:“妈的你来干啥!”

张显宗脸上已经失了血色,断断续续的声音几不可闻:

“弟兄,就是用来当后背的”

顾玄武揪着他被血渗透的军装,绿色的料子带着缨红,他怒骂:

“老子要你不要这官行不行?!”

顾王八变成了顾司令,张显宗变成了张参谋。

顾玄武觉得他这参谋啥都好,就是不爱笑老板着脸,顾司令拉着张显宗给他嘴里塞支烟卷,看他嘴角那抹小小的弧度开心的不得了。果然是长大了想抽烟什么的!顾司令神经大条的没看出那弧度的僵硬,及扭过头去的不耐烦。

顾司令的手下觉得顾司令啥都好,就这参谋长没选好。每次离了顾司令的视线,那姓张的脾气就成了个火铳!脸色臭的可以!有愤懑不平的,偶尔也去找顾玄武打个小报告,无一例外被一巴掌箍脸上,顶着五个鲜明的指印在烈日下被骂的狗血淋头,就听见耳边顾司令的怒喝声:

“那他妈是我弟兄!再在我面前瞎说一次老子一枪崩了你!”

顾司令又开始思考了,他这弟兄好像是不怎么爱笑了!他叫人把张显宗叫来,大咧咧都开口:

“兄弟你要啥直说,我给你弄来”

张显宗不明就里,有些尴尬的摆手:

“司令,不缺什么”

“那你笑笑”

张显宗嘴角微微抽动,硬是被气笑了。

顾玄武抬手捏上人脸蛋摸把,像小时候那样。

“笑起来多好看”

张显宗火气更甚,他不喜欢这种屈辱的动作,也不喜欢臣服,尤其是说好的兄弟却是一主一仆。他淡淡的说了句就离开了。

顾玄武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不开心了,他还在思考着该送他什么。枪,钱,房子,张显宗他都有了……女人?

顾玄武猛然拍掌,心里还是有点惆怅,他的弟兄就这么给别的女人了?他有点不甘心。自个窝房里思考了一整天,终于想到了解决方法!他立刻一个挺身翻身而起,匆忙跑出去张罗。

张参谋要娶亲了,娶一个司令玩过的女人。

大家脸上都带着揶揄笑意,和怜悯的目光。张显宗整张脸都气的发白,牙关紧咬眼中含着怒火,顾玄武却还在大肆张扬的帮他办酒。张显宗觉得自己像个玩偶,就由着顾王八摆弄!眼中有寒光一闪而过,又是一副漠然的神色。

顾玄武倒是很开心,这女的活好,保证能把他弟兄伺候的好好的!

莫名的,想着,张显宗在床上和那个女人翻云覆雨的时候,也能沾染上他的气息?

顾玄武不敢相信,他从小到大唯一的一个弟兄,带着人,把他的老窝端了?

顾玄武整个人都有点发懵。

他头一次觉得那么难过,因为他的兄弟造他的反。

在他抱头鼠窜的时候,顾玄武看见了张显宗久违的笑,像那个春日,灿烂的,真挚的笑。

顾玄武有点看的呆了,结果一颗子弹从他侧脸飞快掠过扬起一抹血色,他无暇多想,狼狈的从自己的大宅里跑了出去。

他倒没多可惜那堆姨太太,就是不放心张显宗找不到他存的私货,好东西可不能这么被糟蹋了!

无心笑话他被弟兄背叛的时候,顾玄武咧嘴一笑傻愣愣的,眼底的神色谁都看不清。无心以为他在生气,当他骂骂咧咧的叫嚷着“小白眼狼”的时候才松口气,没见过谁被弟兄背叛后还傻乐的!差点以为给刺激疯了!

他不知道顾玄武是真的很开心,因为张显宗笑了。

即使代价是他一无所有。

后来冒出来好多事,顾玄武又过上了锦衣玉食的好日子,依旧是百花丛中笑。

他还是偷偷的关注着张显宗的动向,一点点的收集,还是忍不住离他越来越近。

然后就看见那人疯狂的迷恋上了一只吃人的女妖怪!

顾玄武是不信的,没看见过张显宗喜欢这种小姑娘啊!

无心说过这女妖怪会妖法,那肯定是给张显宗下咒了!

顾玄武不信,才过了这么点时间,他的弟兄就成了别人的了。

然后?

然后张显宗发现了他,张显宗追杀他。顾玄武一向对他有求必应,命却不想给。

他顾玄武还得给张显宗一个后背。

然后?

然后张显宗就死了。

顾玄武在雪地里,被强行拽着逃命。他满脑子都是那人躺在地上微微抽搐的样子,脸色和雪一样白,没能和以前一样,再笑着说:“兄弟,就是用来当后背的。”

顾玄武气都不会气了,他拽着无心,一遍又一遍:

“你知道吗,我顾玄武没兄弟了。”

“你说我这么要脸面的人,如果没了皮面,一个后背咋过?”

无心气的拧着他耳朵,带着月牙往前赶。

顾玄武感觉日子过了和没过一样,他不怎么分得清时日了。

当他看见那个半死不活的张显宗,拖着已经开始腐败的躯壳,浑身都是浓浓的尸臭,和满满的死气,顾玄武才有了点触动。

他花多大力气才让张显宗重新笑了的!

知道多难吗!

顾玄武越想越气,却有点颓然。

他还气什么呢?

他还以什么立场气呢?

他,顾玄武,和张显宗,连所处世界的交集都没了。

顾玄武这辈子做过最狠的事,就是眼睁睁看着无心,把张显宗杀死了。

这下是真的死了。

顾玄武觉得整个世界都空落落的,他后来偷偷的把张显宗的尸体抱走,埋在他家院子里的树下,正对着他窗户的那个位置。

顾玄武这辈子都大大咧咧神经大条,唯一细腻的事就是藏了张显宗的一缕头发。

牙齿和头发可以保存很久很久,他舍不得打落张显宗的牙保存,就剪下了张显宗的一缕发,贴心窝藏着。

从此再也没有顾司令了。

只要顾参谋和张司令。

哪怕张司令不在了。

顾玄武抚摸着那坟头荒芜的草,整个院子空落落的。

月牙死了。

无心走了。

他还要留着一口气,帮张显宗打扫他的家。

他浑身带着酒气,借着酒胆,说着以往不敢说出的话。

“张显宗,你以为我真傻吗?

想要这个司令,

我让给你了。

我就一会没守着你,

那怎么就被一个女妖怪勾走了呢?

张显宗,

我突然觉得,

我不止没了兄弟,

我连爱人都没了……”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非专业p图,只是对我昀爱的深沉。

美妆全给顾大人用了...

 @鬼神公子 

一直想写但是懒,感谢这个小可爱的督促。

你给的梗很萌,会慢慢的写的,不过先让我填完前面欠下的。

执着宣群:逸受封疆 202454727

有太太有粮,all昀影视群

评论 ( 8 )
热度 ( 81 )

© 逆流成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