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岳绮罗x张显宗 性转 车祸现场一

结束了吗?

岳绮罗的阖上眼,那深蓝色的挺拔身影在脑中不断闪现,那个为了自己牙疼团团转的身影,那个毫无顾忌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那个为了自己魂飞魄散的身影。到底什么才是一对?岳绮罗并不懂,她以为肉体不死和灵魂不灭是一对。她的痴缠只是让一个全心全意为她的人,再也不在了。

在这阴冷的洞府,她感受不到时光的流逝,她脑中有什么渐渐的褪色,边角卷起,然后随风而去。那张呆愣的脸却越发清晰的灼烫着她的神经,孤寂的夜中她一遍又一遍的回想那张脸。她曾经被一个深爱的人困在这鬼洞,可如今她进出自由,她不敢出去,她在这洞府中度过的孤寂岁月,都是她还那人的罪。她用这漫长的岁月折磨自己,只是想用痛来清醒。

她曾出去过,在当初还爱着无心的岁月。

看着那个熟悉的穿着白袈裟的背影。愈来愈近。暖暖的笑意随着风飘来清冽的语句:

“借过。”

岳绮罗以为她会心痛,可心却无波无澜只笑着侧身而去。愈来愈远。

不论多爱,无心终究无心。

岳绮罗不同,他们注定殊途。

她的脚步移向那熟悉的院子,却早已破败。风席卷着泛黄的叶翻滚着,在空中盘旋着却执傲的不肯落地,最后,就如残破的蝶翼,轻飘飘的,落在地上,连声响都无。

她却不敢靠近了,窒息的感觉逼的她寸步难行,她还能感受到地下尸骨的腐气。然后她背过身落荒而逃。

结束了吗?

她又问了一遍。

结束了,在张显宗死了的那一刻,岳绮罗便不再是灵魂不灭,而是行尸走肉。

岳绮罗神色有些恍惚,其实她也不是岳绮罗。她是出尘子的师叔祖,一个修炼控制魂灵的邪术魔鬼。

突然,洞门被人打开,岳绮罗猛然睁眼,风雨欲来之势,充斥着满眼的煞气。她不允许,有人打搅她和不在了的他!

 白琉璃出现的时候,岳绮罗有一瞬恍惚,脸色却很快阴沉下来,嘴角的笑伴着着沉嚣的夜,合着那大红的花纹繁杂的锦袍:

“你来做什么?”

白琉璃倚着那支棱石壁的边角,手中只有一个极其小巧精致的瓶子,岳绮罗鼻翼微动,神色大变扬掌带起一阵邪凌的妖风卷一地碎石直逼人去。白琉璃匆忙退开几步喝到:

“你要是想他魂飞魄散,你便过来!”

岳绮罗攻势一顿绵软的鞋底在地下几蹭停住步伐,面色沉入水,周围弥漫着死气整个人如同彼岸的热艳的彼岸花,确实致命的蛇蝎子,随时可能卷住人将其化入腥臭泥土中的一抔肥料。她的声线微微变了,连带着脸庞都渐起棱角多了几分冷硬,光滑的脖颈上有着小巧的突起,出口的声音软糯糯的,却让人不寒而栗:

“你是想,生不如死吗?

谁给你的胆子,用他来威胁我?

谁准许你,碰他!”

白琉璃这才察觉不妙,急忙开口意简言赅的说明来意:

“无心护住了他的魂魄,一直被顾玄武贴身收藏着。顾玄武死前,把他的魂魄托付给你,他说,张显宗被你累了半辈子,他便留住他半辈子贴身守好。如今他守不了了,只能给你,要是你做什么伤害张显宗的事,他顾玄武做鬼也不放过你。”

话音刚落,那晶亮的瓶子在空中掠过一道弧线,岳绮罗整个人如离弦之箭旋身接了这瓶子,不敢置信的一点一点凑近胸口,胸腔中那颗心弹跳的越发有力,整个人都显现出一股几十年来的活力,面部都不由得缓和下来。

张显宗,你不是说你是男人,便要护住自己的女人吗?

这辈子,我护住你好不好?

张显宗微微动了动,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断的唤他起床,轻柔的又夹杂着急躁,每一声都能牵动他的心跟着跳动。他的眼睑依旧是紧阖着的,他的努力挣脱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岳绮罗几乎要发疯了,她【或者是他】不敢相信那个法子居然没有起效!他的眼睛缓缓移动,思考着去哪再寻个身体更为契合的人来。张显宗的睫毛微不可见的抖了一下,那么细微的气流却足以使岳绮罗的心里涌起惊涛。岳绮罗趴在他身边,语气低落着,身形微微蜷缩如同一只被遗弃的小狗,可怜兮兮的道:

“张显宗,我牙疼。”

张显宗的眼猛然睁开,光充盈着他的眼,刺激着他的瞳孔猛烈收缩,那深黑的眸子镀上了金光映得岳绮罗心中都泛着暖意。张显宗不适应的抬臂挡住一抹光线,脑子还没回转过来,喉头只挤出一句沙哑的怒吼:

“快走!”

岳绮罗整个人猛然抖了抖,似哭似笑,细嫩的胳膊紧紧环住张显宗的腰身,轻声道:

“没事了,一切都没事了。”

张显宗有些僵硬的扭动头颅,还未完全适应这具躯壳移动时还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响声,眸子缓慢下移,迟疑道:

“绮罗?”

岳绮罗轻轻应了声。张显宗有些懊恼的抱住她,语气中满是悔恨和自责:

“对不起,是我护不住你还给你添麻烦。”

岳绮罗却猛然一个翻身,俯身整个人跨坐在张显宗身上。岳绮罗只觉得小腹有火,心中有火,整个人都仿佛被火燃烧起来一样。那个人不断张合的嘴就像钝刀子一样,在他心口进出,绵软无力却刀刀都让他疼的战栗,他只想让那张嘴闭上,或者以另外一种形式张开。

他挂着一抹笑,整张脸依旧柔和,微睁的眸子配着白皙的小脸勾的张显宗脑子发懵,张显宗尴尬的挪开眸子,只注视着那人露出的那截白皙的腿腕语气有些疑惑:

“怎么了?”

岳绮罗的手已经搭上了张显宗的脖子,两张脸紧紧贴合在亮光中好像融为一体,热气扑在张显宗敏感的耳垂上,语气有些低哑:

“你不是,一直想碰我吗?”

我想碰你,张显宗。

我要你完完全全属于我。

这天地浩大,独缺一人作伴。

 @王阿萌 码了个前奏。车的话等我小宝贝。。。

标签都不知道贴啥,冷漠。

这张莫名觉得绮罗攻。。

作死宣深海酥糖语c群:山河永固,海晏河清 306806049

and   all的的角色群:逸受封疆 202454727

各种play唐队and一小群吃故障的小可爱?

评论 ( 20 )
热度 ( 63 )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