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摆渡

一堆私设但是是个甜饼。。

摆渡人,一支长蒿漂泊不定,孤舟冷蓑。

他们载人而渡,却渡不了自己。

渡不过余生漫漫。

彼岸花再艳也会看厌,何况这滚滚江水是万年不变的暗。

苏三省是冥府一尾渡船的撑蒿人,眼底是深谙浓稠的死气。

他只能看着来往的破帆在这毫无生气的江上摆设般来往,人间大悲大苦在孟婆汤中沉入往生河中填一份苦涩。

他没有轮回,因为无人渡他。

苏三省是一具行尸,他忘却所有过往,只有这江上枯燥阴暗的噩梦往返。

每个渡者都是赎罪,他不记得生前到底执念于甚,他只知道,当他有了判断,他才能活着,而不是一具行尸,守着长夜中的鬼火,永生,为这不知所谓的执念。

如何有判断?当你有了感情的时候。

苏三省很喜欢在轮回境里看人生百态,每个渡者去追寻感情的方式都不同,有的喜欢和孤魂交谈,有的喜欢去往生河里品尝。轮回境是苏三省发现的宝地,最近他愈来愈频繁的观望着尘世。

他喜欢那里的车水马龙,欢声笑语抑或俗世闲愁。当清晨的熙光撒落在那个名叫上海的繁都,琉璃玻璃绽放出斑斓色彩,一切都活了过来,那是生命的气息。

苏三省最近喜欢上了午夜的雨,一身西装,圆滑的指尖突兀的攀附着浓黑的伞柄,宽肩窄腰,笔直的西装裤衬的腿修长挺拔,边缝勾出来的弧度流畅优美。那人脸庞却很瘦,苏三省摊手比量了下,估摸着一个巴掌大小。苏三省可以看见那人濡湿的发略微散乱贴在脸际。

这人有雨的冷冽和柔和,苏三省很喜欢。

苏三省不知道,

最容易淋湿人的雨,是绵柔的毛毛雨,

它会一点一点的,在不知情的时候,铺获你。

那个人死了。

苏三省手里还有一丛彼岸,怏怏的垂在他苍白僵硬的指尖。

苏三省盼着他死去,然后他可以驾着小舟,帮那人拂去衣服上的尘土。

可是苏三省不忍心了。

那个人,为国而死,却是作为一个人人唾骂的汉奸身份死去。

一个人,如果被理想都唾弃了呢?

夜幕降临喧闹的上海城,歌女婉转的歌喉和妖娆的舞姿响起,那些苟且偷生的人时不时窃窃而语,恶毒的评价着这为伏火的飞蛾,作为蜡烛的最后一抹火光,却最最亮的惊人,彻底摧毁了那飞蛾纷飞的灰烬。

苏三省看着那人,死去的魂魄幽荡这天地,从容的步履踏过这浮华喧嚣,夜色中的背影孤零无依,一如来时。

所有的声响苏三省听不清,他紧紧的贴着那面镜子,两颗了无生机的胸膛完美贴合,传递着不知何处而来的合鸣。

知道吗?轮回境可以窥探人的未来。

知道,所以,我要改变他。

唐山海,我为你而来。

苏三省到达人间,那种久违的人气让他无所适从。阴翳的眸子充斥着死气,明明柔和的面庞却让人不寒而栗,僵硬的面部挤出的笑越发渗人。

雨还在下着,湿了他的发,一点一点的渗透,冷冽柔和。

淅沥淅沥,这是独属于苏三省的心跳节奏,它随着雨起伏。

苏三省快步上前,那个人优雅的夹雪茄,灯光打在那人脸上有如神邸。

苏三省笑了,黝黑的眸却让在座的人自内心寒战。要如何暗黑的世界才能造就这样一双死气凝聚的球体?

唐山海笑的优雅,苏三省的声音像毒蛇一般让他感觉头皮发麻,强硬的贯入他耳中久久回荡着:

“唐先生,在你未到重庆之前,苏某就已对你仰慕已久……”

苏三省,你不能修改他的寿命。

好,那我就让他身带荣光的死在我手里。

苏三省像来自地狱的恶魔,一点一点的把唐山海逼入绝境。

唐山海好像在海中沉浮,海浪将他西装革履的打扮击溃成破烂,雪茄烟从唐山海手中滑落,红酒杯不再映衬那人如玉的指尖。那浪还在一次一次的扑来,冲刷着这小船原地打旋。唐山海死死护着最后一层伪装,在这黑暗的汉奸堆里面苦苦坚守着阵地。

苏三省给他的感觉太过黑暗杂乱,压的他透不过气。

苏三省,我看不透你。

唐山海想。

苏三省虔诚的高扬起手,铁锹在月光下泛着圣洁的银光。

苏三省特地挑选了这片地,没了树荫的庇护斑驳的月光在此地充盈,四周的光点如同星空点缀着这月。我要让他身带荣光的死在我手里。

手起,锹落。嘣。

一切都结束了。

苏三省趴在地上,贴着那人头颅细语:

“在下面等着我。”

唐山海死后苏三省就像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最后他死在了陈深手里。

陈深多年后回忆起那幕却丝毫不解气。

因为苏三省在笑,解脱而期待,连带着脸上的死气都消散不少。

仿佛等待他的不是死亡,而是新生。

红酒不适合陈深,他却执着的饮尽杯中的酸涩液体。

苏三省是一条蛇,一条连死都要给人来一口,淬上毒的毒蛇。

“他会在下面等着我。

而他给了你一个累赘逼你苟活于世。

哈哈哈。”

陈深啐口唾沫,视线迷乱。

苏三省回到冥界的时候,唐山海正端着红酒远眺着对岸的彼岸花,苏三省嘴唇微动,轻唤:

“唐先生。”

唐山海回身,嘴角的笑意还虚挂着,语气徐徐却夹枪带剑:

“我说了,我会在下面等着你。”

苏三省不可置否的笑笑,走过去领着人踏上那孤舟,手掌握上那握了上千年的桨柄:

“我带你去彼岸看花,我带你回家。”

唐山海目光缠上那合着桨的手,目光略微讶异沉下来,他来此也有些时日,他知道,这桨这舟只有摆渡人能撑起,而摆渡人是没有轮回的走尸:

“摆渡人?”

苏三省笑意温和:

“不,我只渡你。"

从前的万千岁月,渡过的万千风尘,属于那具走尸。

苏三省只活了十几年,他只渡了唐山海一个人。

往生河只可过一次,摆渡人,也只可渡一人。

后面的岁月,他想守着唐山海在彼岸花丛中度过。


大概意思是,苏队是冥界摆渡人,然后窥探到唐队作为汉奸的身份而死一脸委屈的样子,就跑去人间修改命格让唐队光荣的死了。我只是给苏队一个恁唐队的正经理由。。。

然后他们在冥界相亲相爱!


宣群:张家屯 563074289  一堆的的角色集结营!目前还没排序的。默认显宗大哥??二弟三弟什么的快来集合!

麻雀语c群:山河永固,海晏河清 306806049

                  像个魔/淫/窟的雀语c组 410089042

昀受小团体:逸受封疆 202454727

每次都一堆小广告的我也是醉了。


评论 ( 16 )
热度 ( 71 )
  1. 一个少年抱抱 转载了此文字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