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言情羽皇重生abo耽美灵异簿】

啊宝贝们我回来了。。。

最近被麻雀糟心到哭。。。

依旧是赶进度的一章。。

想让羽皇赶紧上战场被活捉然后马震肿么破!!

第十章

空留史册说经年。——乱世歌行

耳边风声呼啸,风天逸由着寒风灌入冲刷着这肮脏的躯壳,强大的气流冲击着他酸痛的腰腹,而愈痛愈漠然。及至落地前,金色羽翼展开在彻底落入谷底粉身碎骨时,豁然翱翔而起,直向着熟悉的家园而去。

风天逸挥动羽翼飞了些时候,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和喊叫声逼近,他猛地收回羽翼侧身闪入树丛中遮掩身形,手指搭上腰间鞭柄屏息,天蓝色的眸子满是警惕。

前方冲出一羽族人,身着普通粗布衣服,后方突然冲出一队羽族士兵手执武器追上长枪一挑直穿肉体,鲜血顺着衣襟摆尾滴滴答答的滋养着这方草地,那人蓝色的眸子还死死注视着前方,涣散的瞳孔让风天逸有些发怒,长鞭一甩狠劈树干,下颌一抬眸中有着火光:

“呵,不知羽族何时准许侍卫队当街杀人?”

长鞭直逼当首那人脖颈手腕回转拖曳到身前,眸子盯着狼狈倒地的人尽透凉薄。风天逸记得羽族哪怕抓犯人,除非无法活捉要当街诛杀外从不轻易行刑,总要送去审问一番。前方浓烈的血腥味和惨叫让他意识到事态不对,此时他只能揪住这队人质问形势。

那队羽人有些呆滞的望着突然蹿出来的美人,雪白的发,冷傲的面容,紧细的腰线,勾的他们呼吸一紧。而呼啸的鞭声将他们拉回现实,大惊下呼啦啦跪倒在地高呼:

“恭迎太上皇陛下回朝!”

风天逸眉头紧蹙,弯腰揪住那人领子逼问:

“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战战兢兢的抖如糠筛,一时倒不知如何回复。对这位太上皇陛下的质问却又不敢不应,谁不知道他们羽家的主子对这位陛下有多痴迷!被那双水眸紧盯他不由得冷汗泠泠,连带着都有些结巴起来。

风天逸早已不耐烦,鞭子一收勒那人脖子,看着那人眼睛逐渐上翻才收鞭。

那人伏跪在地喘着粗气,一旁那以为死透了平民却微微抽动着嘴里述说着什么,风天逸松开鞭子走过去听着平民口中吐露的只言片语。

“人羽...大战....羽家..叛..变..."

风天逸怒睁眸子一鞭扫飞一旁乱石,眸中含火面沉如水。

“带我去见羽还真!”

羽还真把玩着那人送他的神木,面无表情的不知想着什么,往日软糯的眸此刻如一潭死水,衣着倒是没变,气势却变了。

心都变了,人能不变?

一年了...一年足以改变很多。

足以破坏人羽之间的平衡,足以让风刃登上皇位,足以让白庭君成长起来,足以让他羽还真发疯!

他花了很长时间去寻找风天逸,可他就是了无音讯。羽还真期待着他能回来,却只能看着风刃在羽皇的位置上愈坐愈稳。

风天逸的东西他怎么能允许别人碰?

他的手紧紧攥起,捏的指节发白,面色却越发沉郁。

一定是风刃把风天逸害了!为了这该死的皇位!

那他凭什么不能把这风刃连带着这害死风天逸的皇位,

全毁了?

他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在遇到风天逸后。

门外突然传来喧闹声,羽还真从回忆中被惊起,不悦的起身怒斥:

“吵什么吵!”

肉体砸在门上传出一声钝响,一个身影撞开门狼狈的顺着地板滚了进来,羽还真不复先前气势,呆愣愣的看着门外。

风天逸眸子紧锁着屋内的人,两世的怒意让他只想把这人杀之后快!

“羽还真,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身为本皇的狗不守着家连家里的东西都敢动?!好大胆子!"

羽还真似哭似笑的看着那人,眼眸中迅速聚集起水汽可怜兮兮的一如往昔那只匍匐在风天逸脚步的狗,卑微而痴迷。他半天才找到舌头的存在,结结巴巴的开口:

“陛。。陛下?真的是你?”

那个身影太过美好,羽还真醉酒后也梦到过几次,每次一个细微的举动都会让这场幻影破灭,他不敢再大声说话,小心翼翼的看着那人。

风天逸这时火正上心头,嘴角却扬起一抹笑意,愈害怕愈微笑,这是自幼便学来的本能,此刻他在心里暗暗思索着对策。

羽还真既然能叛变,那手中肯定有着不小的军力,恰好又逢人羽大战,若是利用利用,也好过于花费军力两败俱伤。他可以装,为了南羽都。

这样想着,风天逸敛下几分心神,下颌一仰目光如炬:

“羽还真,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国家安危?你以为一个不顾百姓黎民失了民心的暴君,能在这帝位长存?先撇开这层,国家都快亡了,你此刻抢夺着皇位还有甚用?你若护住这羽都,本皇便饶过你这次逼上行径!”

羽还真有些呆愣的摇摇头,片刻后也察觉了什么迅速跪下叩首:

“羽还真愿追随陛下共护家国!”

风天逸不敢全然信任他,但此刻他只能信任,因为当门外有恶虎时,屋内的饿狼也得当狗使!

风天逸迈步进了这屋内,指节叩击着桌面眼眸望着身旁犹跪在地的羽还真,淡淡道:

“起来吧。羽皇陛下呢?”

羽还真不敢起身,依旧跪在地上贪婪的呼吸着带有羽皇气息的空气:

“羽皇带兵外出,此刻应当到达霜城交界处准备开战了。”

风天逸一掌猛击桌面,连带着衣袍都有些发颤。对于皇叔,不论哪世他都有所愧疚,此刻皇叔留军挡着羽还真,带出去的兵马也不知足否,要是有什么闪失,他风天逸就真的还不清了...

风天逸俯身捏住羽还真下颌,语气强硬:

“你手中有多少军马?”

羽还真有些愣神,仿佛日子又回到了很久以前,让他有些迷乱。

“三十万。”

风天逸一言不发,在屋中踱步,沉吟道:

“你留十万驻守,其余二十万将士随我外出御敌。”

羽还真急忙出手拽住风天逸袖摆,死死摇头:

“陛下!这样太危险了...我去好不好?”

风天逸横了人一眼,猛然甩袖挣开,大步流星向门外而去,只余下一句话让羽还真心纠。

“我是风家人,羽都自然由我来护着。你?御兵之术学过几何?本皇的狗,那就好好守着家。”

羽还真没有说话,他看着那人的背影,嘴蠕动着吐露些什么,可惜那人却听不见。

陛下,我只想守着你啊。


评论 ( 43 )
热度 ( 88 )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