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配文】君临天下——三国杀 上

卷一(白庭君视角)

【伪面君子三尺剑】

三尺青天有羽都,三尺之上有神邸。

风天逸,是光。

落地黄泉有霜城,黄泉之下有恶鬼。

白庭君,是劫。

感情就是这么蛮横不讲理,爱上了就是爱上了,连理由都没有,逃无可逃。

腕骨上的红豆链将他困住,皎洁的月光像那人常着的衣摆,吝啬着一点点的施予。

白雪将白庭君教导的极好,他能够将所有罪恶掩埋在清朗正气的眉眼下,可他终究不是个合格的帝王,因为,帝王无情。

风天逸,你赢了。

这壶冷酒伴残灯,分明的骨节勾着墨笔,将所有心血融入笔下。

貂袍似雪,如那人姗姗来迟的清冷身影。

星眸如曜,似那人琢磨不透的娟狂面具。

那是第一次的相遇,从容不迫,在万千弟子面前,踱步徐来,举步莲华。

白庭君承认,他沉沦在抬头时不经意的目光交接,此后深陷沼泽越挣越陷。

他一直以为,那人是喜欢他的。

在得知风天逸是他的韶舞之后,他所有的尊严所有的戾气全部埋没,藏入一个叫白庭君的温柔人皮下。

那个冬夜斗胆相约,他一句冷冰冰的不想去,心,冻得皱缩起来。

那次树林睹物思人,他一言不合便拳脚相向,梦,碎在了秋叶中。

白庭君是个城府深重的人,可他不是个好帝王。

风天逸是个率性不羁的人,可他是个好帝王。

白庭君的眼眶泛起浅红,莹白的面具透着森冷的光,他的呼吸乱了,连着画笔都乱了。他脑海中不断浮现天涯子的话,有了天空城,还怕风天逸不来?

好的帝王必须无情,那他便折毁他的双翼,拆毁他的王座。白庭君不是好帝王,因为他要当个纵情于风天逸的无道昏君。

起身,那个温柔的身影越走越远。

风卷开画轴,尚未干涸的墨迹,化为铁链禁锢住一个天神般的男人。

风天逸,你,准备好了吗?


卷二(羽还真视角)

【谁忍我乱世中安家】

陌上人如玉,那人微凉的指尖抵住羽还真的下巴,真如羊脂玉般滑腻。

公子世无双,那人剑眉飞掠,嘴角轻扬,清风过境般荡起的涟漪越发扩散。

羽还真,素还本真,人如其名,素朴的像一张白纸,谙不知世。

他对风天逸的悸动,来得莫名其妙,却又理所当然。以至于在那人妖冶的笑意下,他脱口而出的仰慕陛下。

羽还真本就较他年幼,身量与风天逸相比略显矮小些,却差不了多少。而他却总是匍匐在地,痴望着他的陛下,那完美的下颌线在阳光下镀上银边,是让他沉沦的姿态。

羽还真从未见过一个人,刚公然在大会上迟到。那人衣裙款款而来,羽还真看得呆了。他卧倒在地,那人嘴角细微的弧度,像猫爪一样,彻底乱了羽还真的心。

羽还真不知道如何形容一个人好看,他脑中充斥的都是机械零件,他只记得话本中有人用过,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

他的陛下收留了他,收留这个,连家姓都不能冠上的,他。羽还真只想,永远当着那人脚边的一只小奶狗,为他看家。

可是这一切都破灭了。

他为风天逸做了蓝色的蝶,抒写着最内心的承诺,用着天的颜色。穷尽大脑的搜寻出来的切都被风天逸一番话惊碎了。

“玩物丧志,羽还真,你以后不用来风烟渡了。”

风天逸拂袖而去,眼神,都不曾施舍一个。

羽还真单单只是想,眼睛就不由的酸涩起来。那个人给了他家,却又无情剥夺!

由爱故生恨,由爱故生怖。

羽还真踉跄离开,不敢去问。他害怕那个答案。那个带着面具的身影出现了,他不敢相信那个是白庭君,曾经那么温柔的人族太子殿下。

他的声音好像来自地狱,一寸寸的腐蚀羽还真的内心,蛊惑着他踏向深渊。

“我若是你,得不到的,宁愿毁掉,至少让他这一生都忘不掉。”

“他不敢拿整个南羽都来赌。”

陛下.....你可知我心悦你?


【万箭齐发 杀气如麻】

“你人族重建的天空城,高悬于南羽都,究竟意欲何为?”

风刃俊面如霜,问题的答案,他已然知晓,羽族本就身形轻盈战力弱于人族,就如天上云,地下石,所能抗衡也不过胜在翱翔九天,而天空城的存在,打破了这平衡,狼子野心,其心当诛!

眼中尽是风雨欲来之势,内心却惊惧的很,而来使下一句话更是让他整个人从座上弹起。

“人皇,请羽皇前往霜城叙旧。”

风刃失态的下意思怒斥:“不行!”

风天逸的眸子细细眯起,唇瓣紧抿,他在权衡,也在揣测。国不可一日无主,军不可一日无将,此次前去霜城想必是回不来了,可他却不敢不去。天空城,关乎着他的黎民苍生,关乎他的国家大业!他是帝王,事事以国为先。若是深入敌营,说不准有机会,毁了这天空城!

眼里带着肃杀的冷意,娟丽的容颜气势强硬的吓人,他从容的理了理衣袍,不疾不徐,当得起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沉稳:

“皇叔,这南羽都,交于你代管。南羽都,只有姓风的皇者。带路。"

风刃颓然坐下,卸了所有气力。他恨他护不住这只雏鹰,此行怕是会让他折了翼......可他必须先关心整个南羽都!


风天逸是只身前往的,人族不曾发兵,他也不贸然表示敌意,况且此次前去他凶多吉少,何苦连累其他人。

白庭君进来的时候,风天逸有过一瞬错愕。他从没见过一个人,气质完全蜕变,以前的影子点滴不见,好像换了一个人般,那种侵略的气息让风天逸打心底起了抵触心理,而不远处那浅蓝色的水眸将风天逸的怒意冲上了极点。

风天逸手指循熟的搭上鞭子,手腕一抖一扬,脚底错开,风轻云淡的连着发丝都不曾多散乱一分,凌冽的攻势却直逼羽还真,柔韧的鞭身箍着羽还真的脖颈一个拖曳。羽还真脚下一定也只是轻微晃动一下。

两个人都变了,变的太过彻底!白庭君本就是对立面,不论是隐藏的深还是性情大变,他都不会多去在意。最让他不可置信的是羽还真居然叛族?!自己待他不薄!这么一想风天逸越发恼火,破口大骂:

“白眼狼!我今天就为国除害!”

白庭君的声音很凉,就如同他现在给人的气息一样,阴冷可怖。

“你若不肯束手就擒,我保证天空城即可便会撞毁南羽都。”

闻言风天逸果然动作一顿,恨恨的掷下鞭子,高抬着下颌,任由人反扣双手挟持出去,在国家面前,他不吝啬那点微乎其微的尊严。

羽还真被勒的满面通红,他说不出话来,他不能告诉风天逸,天空城没有花粉是没有用的,形同摆设。

而他只能无能喘息,看着那个高傲的人,入了白庭君的金丝笼。他觉得,自己,做错了件大事。

白庭君嘴角噙着笑,贪婪的神色让羽还真打心里泛呕,羽还真眼睛圆睁满是怒意,气愤质问道:“你骗了他!天空城没有星流花神怎么能动!”

白庭君却懒得理会他,他有更重要的事等待着他去完成。

羽还真贴着墙壁,四周是空荡的死寂,一点点的滑落。

他所有的强硬,都来源于那抹光,此刻,那抹光却被他诱入了黑暗的深渊....

 @糖小婉的碗 原视频戳他主页。

http://www.nanyudu.cn

为南羽都论坛,all风天逸and其衍生角色。

南羽都app公测群 563074289

有问题加群询问。


评论 ( 24 )
热度 ( 115 )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