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暗中,丹顶鹤的一团红,烧的眼睛也排洪。

【张启山x张显宗】走近科学之藤类探秘1(触手普雷~)

啦啦啦接龙文,吃我佛宗安利

年糕喵喵喵:

先触手后吃咸粽~~~(´▽`)

为了不进局子后面都放在论坛!这次不用积分啦!

祝大家鸡年大吉吧嘿嘿嘿⁄(⁄ ⁄ ⁄ω⁄ ⁄ ⁄)⁄


幽暗的甬道寒气直贯入深蓝军装,张显宗面色阴沉,眼眸中怮动着难耐的怒火。 被束缚在这洞中也有些时候,四周弥漫着血腥味躺倒一片死尸,心中焦急着张启山的安危。他奋力拉扯着这杂乱的藤蔓,越挣动却越发束的紧了,背脊完全贴上嶙峋的石壁咯的发疼,手枪被甩落在一旁,张显宗的手张开到最大,费力去探却死活碰不到。 挣扎中军装的的扣子四散崩开,胸膛处显露出些许麦色的肌肤。那藤蔓似乎有所感应般,迅速循着热气探入军装里,死死缠住温热的肉体,军装立刻被撑的四下崩裂,剩下可怜的衬衫布料挂在身上,然后被藤蔓不满的一点点剔除干净。 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张显宗冷的猛的一阵战栗,那藤蔓却还有向下延伸的趋势。张显宗有多聪明,一想之下就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瞬间身子一僵,盛怒之下却是深深的无力。 粗糙的枝叶骚刮着皮肤小腹隐隐有发热的征兆,细嫩的叶掠过平日总包裹严实的躯体勾起一阵难耐的瘙痒。张显宗咬紧下牙将喘息吞回腹中,巴掌大的脸涨的通红。他心中猜到,这兴趣是常年长在阴地,靠采补动物血肉喂食的邪藤。自知大限将至,只可惜自己半生戎马,不说师出有名,枪口下也倒下过不少人物。却要死在这不明不白的地方。 藤蔓游走过的地方留下一道带着凉意的湿痕,然后又热又痒的烧成一片。要被吃掉了吧。张显宗有些绝望的阖上眸子,发散思维,企图减轻身体上的反应,内疚深深缠绕心头,忧心着张启山怕也是凶多吉少,只期望着那人平安离去。他被束缚在头顶的拳头紧攥恨自己的无能,精神与肉体双重的重压下逼的自己几近崩溃,只盼着酷刑快些结束。 张启山侧过身探过狭窄的石缝,兜兜转转却回到了一个更大的石洞。他不耐烦的皱着眉,然后闭上眼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倾听空旷山洞里的一切线索。 近处是水滴落的声音,接着是蝙蝠飞过,然后,喘息声—— “张显宗!是不是你?回答我!” 山洞中一片黑暗,并没有人回应。 张启山顺着声音的方向摸索过去,心中有些不满。他为什么不回答,难道已经遇险了?啧,为什么不听自己的话留在原地等自己回来,莫非真当自己会丢下同伴么? “张显宗!你说话,你……”终于接近了那个人,张启山伸手探向面前的岩壁,却触及一片火热汗湿的肌肤,一下缩回手,警惕的用火石点燃墙壁上的的火把,然后被眼前的情景惊的挑起了眉。

后文戳 http://www.nanyudu.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82&mobile=2 

明天发第二章~抓紧注册吧!抄送@千山独行  @南羽都论坛 

评论
热度 ( 62 )

© 逆流成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