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暗中,丹顶鹤的一团红,烧的眼睛也排洪。

君逸 羽化(上)

设定:abo,太子登基,羽皇被圈养,洗浴分化,羽皇比太子略小。


人族不是很喜欢华美绝伦的装饰,他们比较喜欢简易的奢华。白庭君自小用的便是檀木质的木桶沐浴,旁边有侍女拿着皂角服侍。最近他却大兴土木建造行宫,汉白玉砌起的浴池,边上建造鎏金龙头嘴含宝珠输送热水,浴池近十丈宽长,又命人采摘鲜花制干储藏,活脱脱的酒池肉林暴君样。可待建好后,白庭君宫中倒是一个妃妾都没有,只有一个脾气甚大的小侍童。

入夜,白庭君进了书房,黑曜似的眸子沉不见底,行步如风直接过去将那白衣人手腕攥住,果不其然那人手中鞭子直抽过来,退散一步拽着鞭子手中一用力径直带入怀中,语气压低如黑云密布。

“风天逸,闹了这么久,也够了吧?”

风天逸下颌一扬,碧蓝的眸子满含怒意眼圈泛红,银牙一咬句句带刺夹枪。

“白庭君,你莫不是寂寞疯了?要杀要剐随你便,把本皇软禁在这是想作甚!”

白庭君手中一收勒得风天逸一时气哽粗喘几口,埋首将阴沉面庞尽数藏入人泛着冷香的脖颈,声音低哑沉闷。

“风天逸,你知道的,你明明一直清楚为什么不肯承认?今天我分化了,天乾。我知道,你不可能是地坤,但我偏要你做我的皇后。”

手中握住那腰身很细,羽族天生惧寒,衣着繁华,但这用手一捏才觉出那腰身不过堪堪一掌,怀中的躯体在颤抖着,白庭君可以轻易扑捉到那人眼中的愤懑,但他更加惧怕,他恨自己不是个地坤而是天乾,这恐怕意味着他们永远没有可能。风天逸抬膝直踹人膝盖骨,鞭子一抽踉跄后跌两步,目光冷然。

“白庭君,先不论性别,单论身份,你我注定水火不容。”

不理人,风天逸秀美的发倾泻而下垂至腰间,宽大的裙摆擦抚过地面绕过白庭君远去,白庭君的眸子泛红,鼻翼抖动贪婪的呼吸着那人体香,合上眸子到底没有追过去。

......

“天涯子,你的药,有用吗?”

“太子殿下请放心,绝对有效。”

......

“彼岸花,将这份生切以易茯苓的名义送去。”

“好的,陛下。”

.......

风天逸,别恨我,是你逼我的。

tbc

晚上放车,估计是我最后一次写羽皇车了。羽皇攻也莫名带感,纠结。

我爱羽皇~

评论 ( 18 )
热度 ( 138 )

© 逆流成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