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许愿树》

试水。

all越向,陵越中心向,结局不np,目前cp走向不明,接受安利和剧情商讨。cp洁癖者勿看,圈地自萌,谢绝撕逼。

序:

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所有失去的,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约翰·肖尔斯《许愿树》


“屠苏,我等你归来。”陵越如是道。

可你知否,有多少人盼着你的归来。

又有多少人失望而归。


章一

夜寒,后山,料峭孤山对影成双。

“大师兄。”芙蕖的面容依旧明艳,修道之人容颜永驻,可眼底尽是岁月残痕。她声音清甜,话语却永失天真。话语的中心人却依旧玄紫外袍盘膝打坐,眉间没有起伏,浅淡应声。

她有些不甘,犹豫再三,道:“屠苏回来了。”

陵越依旧背身调息,他孤瘦的背影透出不符向来温润气息的绝然,一尾红迹如蛇信蜿蜒侵蚀,啪嗒声细不可闻。他终于开口,却是蓄力已久声线喑哑:“芙蕖....屠苏已经不是屠苏了。”

芙蕖眼睑垂落,神色哀伤,又自顾自振作,正欲开口,只听见陵越发出声咳嗽,那挺直的背又佝偻下几分,他的声音是清泉冲下山涧的鸣响,悦耳又冷情。

“他若非要一意孤行,屠苏......为这苍生,我犹诛之。咳咳咳...."

“大师兄!”芙蕖急忙上前搭上他肩,才发现那具躯体温热的心暖不动这枯寒的骨,灵力输入,入了无底深渊回响也无。她探身查看,才发现陵越清俊面庞早是一片惨白,嘴角血迹凝化成地上一滩稠血。陵越勉强睁开眸子,低声安慰,他实在是太累了。

“芙蕖,没事的,不用担心。只是,一定要瞒住其他师兄弟和门下弟子,答应我。”

芙蕖喃喃,泫然欲泣,终是点头。陵越发出声低叹,愤怒中更甚的是失望和挂怀。

“只是...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本来就该是这样。

屠苏不知何时站在陵越身后,眉间煞气肆意,红眸白肌分明。罪恶攀附着至纯苟延残喘,欲念不由心神支配。

“陵越,太美好的东西是舍不得让别人分享的。”

他一向唤那人师兄,他的师兄,这是第一次直呼其名,那两个简单的字组合在一块从口舌中炸出,震的心口发疼。灵魂分裂两半,疼痛却是共有。

“陵越。”

欧阳少恭,屠苏,都喊的这么小心翼翼,偏执。

本来该就是这样的。

这么好的师兄。

他不会用防备和厌恶的眼光看着自己。

他对待每一个人都是真心实意。

他的眼里永远装满担忧和挂怀,他的眼里有风有月,有山有河,有星空也有自己,他的眼里永远装满东西,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让人怎么甘心!

屠苏抑或是欧阳少恭,那双眸子盛满火焰,万家灯火熄灭,只他一家有光。

如此罢了。

陵越回过身,眼神不明。他犹豫不过三秒,起剑势,剑尖冰冷无情,眼底却尽是温情。多情本是就是一种寡情,大爱则无疆。

“退回去!休得胡闹!”

师兄,你看你都站不稳了。

师兄,你爱我吧...只爱我吧。

“师兄...."

"别叫我师兄!屠苏,你清醒点,用煞气为恶屠戮天下,是你所愿?你心可甘?"

屠苏低笑,眉眼间尽是温柔风情,陵越脚下不稳,后跌一步,却被人稳稳托住后腰,芙蕖拔剑欲刺,屠苏,不,此刻那具肉体的支配者应当是——欧阳少恭。欧阳少恭甩袖便是一道劲力扫荡,芙蕖飞撞石墙登时昏迷。陵越脉息紊乱,却仍想强驱灵力挥动霄河。

屠苏忍不住在识海大喊:“别乱来!你想让他死吗?”

欧阳少恭指尖点在陵越后颈强驱,那人软下腰胯昏在他怀中。那一如情人的低喃,欧阳少恭吻上他耳背,眷念不已。

“我不舍得,谁会想他死?”

可每个人都在逼他,真是恶心。欧阳少恭心念,小心诊上他细腕,脸色剧变。

“怎么了?”

屠苏紧张询问。

欧阳少恭眉间皱痕分明,脸色也有些白,他急走,却忍不住发出声痛苦的呼声。

“陵越啊陵越,你总是为了别人这样不顾自己性命,你叫我怎生是好?”

一红一紫,堂而皇之,下了这天墉城。

可笑可笑。

陵越一直在这等着屠苏归来,归来之日却是天墉城群龙无首之时,而那人也不愿归来。

tbc.


后续会加入丁隐水仙线,如果开启人间线,还会带上元凌一块。


........我怎么觉得好好的正剧走向要被我逼成r18的节奏???

评论 ( 5 )
热度 ( 31 )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