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号:1323007383

有事可以腾讯找我,很少在lof

项允超xbill

发一段试水,哎,话说bill这么冷门吗。大概开车向吧。

《沉沦于欲望》

港城咸湿靡风穿行大厦,喧闹,人流如潮,静,极静,行人之间隔着鸿膜,心跳掩埋在虚假外壳下。如冰川时代,天海被冰山隔离,各自独立。


热闹的像虾米蒸锅,跳跃,弹动,满是压抑。


他落脚在这,香港人太会打扮,俊俏如他,也被来往人流淹没。将珍珠投入海的帝国,失了颜色。


沉闷空气远甚家中,他扯松领带,濒死喘息。


别人家的孩子就在自己家中的绝望,他从小便知。项允超永远是项允杰的劣质替代品,无论他超出旁人多少,无论他多为人称道,不够。


一束郁金香绽放在玫瑰丛中,它被迫长出尖刺,变不掉本质。


放弃一切,善良,爱情,他的玫瑰永久枯萎,葬送在钱的交易。替代品的悲哀,作为提线木偶,台前的靓丽背后全是颓靡,苍白无力,反抗不起。


他躲到这港城喘息,濒死喘息。


有人塞给他张名片,神情暧昧。


“小项总,好地方。”


一股咸湿笑,他拎着看看,烫金名片纹字,光鲜的外表,内里腐朽卑贱。

他嗤笑一声,鸭子。他又不耐烦的砸回一拳,神情阴郁。


“我是 Naoto  ,滚。”


那人捂着胸口龇牙咧嘴,神情暧昧,似在回味。


他的眼中绽放出欲望光辉,血色玫瑰带刺的枝缠上,痛与爱并存,血肉作为养料培育这不堪迷人的欲望。项允超好奇看他发情模样,惊异他何时弯了。

搞男人屁眼,摸硬梆梆胸肌,什么变态。


他的笑有些虚浮梦幻,所有经历涌上,却好像梦。


“他非常漂亮,非常.......说不出,港城夜里的皇后,夜里的昙花一现。说不出,说不出。”


项允超轻轻描摹着名片上的名字,B-I-L-L。


钞票。


出来卖也这般张胆明目?


夜里的欢乐今宵仿佛苏醒巨兽,狂欢的人们暴露出最原始最丑陋的兽性,然后开启通往天堂的道路。


项允超刚推门进入,舞台上的男子妖媚至极。他嗤之以鼻,就这货色?


他转身欲走,却被人拽停。那个人像女人也像男人,浑身上下带着铜臭。


她开口了,原来是女的。


“项总?阿bill在里面等着。”


兴许是这称呼,抹去令他厌恶的前缀,兴许是好奇,他想见见那个素未谋面的人。也兴许,他只是想要发泄,刚好找到个臭水沟。


在他见到阿bill的时候,他竟后悔了。


那是个兽,吸人血的兽。


他看见他如春风吹起的杨柳枝样的细眉,扫到心脏部位一阵发麻。


tbc。

我大概是拖文专业户了。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